中国特产,说不完的豆腐渣工程 看中国

哈尔滨松花江上的阳明滩大桥断裂,一段130米的桥面倒塌,4辆汽车堕桥,3人死亡6人受伤。这座耗资19亿,号称可使用一百年的大桥,建成才9个月就塌了。哈尔滨市建委先说无法查到是哪一个单位承建这个工程,后来市政府又“辟谣”,说不是倒塌,而是“侧滑”。中国官员别的本事没有,创造新词的智慧却举世无匹。这就好比把“贫困者”说成是“待富者”,其荒诞程度可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市政府又说,事故是四辆运货卡车超载造成的。对此说市民都啼笑皆非,同在哈尔滨,有一条超过一百年的铁路桥,是沙俄帝国时期建造的,至今仍在通车,满载的火车难道不比超载的卡车重?又有网民调侃:“以后造桥要立标志牌,规定超过100公斤的胖子必须徒手通过。”博客作家李承鹏写道:“其实不必追问真相,因为彼此都知道真相……这里最大的真相是,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他们其实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所以我现在不关心真相,我关心怎么表演真相。”这对中国官场和中国特色的官话真是形像概括。

说起来中国人其实是造桥的老祖宗,古老的赵州桥堪称世界桥梁史的一座祠堂,它是隋朝著名的工匠李春主持建造的,至今已有1413年;至于宋朝建造的洛阳桥,至今已有952年;还有卢沟桥,中国人无不知道它的大名,那是金代——也就是南宋时期建造的,至今已有819年,却仍然能通过四百吨的载重量。

进入工业革命时代,中国老桥落伍了,所以第一条黄河大桥是德国人承建的,第一条长江大桥是苏联援建的,到现在仍安全运行。中国第一位现代桥梁专家,是美国常青藤名校康奈尔大学培养出来的茅以升,20世纪三十年代他主持设计和建造钱塘江大桥,只可惜在抗战时为阻挡日寇而忍痛炸毁。总体而言,中国建造现代桥梁的水平还是落后于欧美。但是到了21世纪,中国桥梁设计、建造的速度已经是世界第一,只不过质量却是世界末流。

去年中国派团来美国考察交流,美国交通部得知中国铁道部一年之内就同时设计和建造几十座桥,都为之吃惊。美国因为交通发展已基本定型,造桥量寥寥可数。而中国造桥需求大,到处大兴土木,应该说实践经验已多于美国。不幸的是,中国造桥的惊人速度,和质量事故的频率同样惊人。自从十多年前广东韶关大桥倒塌,之后就事故频传,重庆綦江建成仅三年的彩虹桥,因一队武警官兵列队走过,桥便塌了,四十人死,据说是正步操引发“频率共振”所致;广东九江大桥仅因运沙趸船撞到一个桥墩,桥就断了;中国援建非洲马达加斯加的大桥,通车半年便坍塌;最离奇的是湘西凤凰大钱刚竣工,居然在拆除脚手架准备剪彩典礼时突然倒塌,砸死民工六十余人。昆明机场的天桥还在建造中就倒塌了。

说到哈尔滨这座阳明滩大桥,原来预计三年建成,桥梁专家已忠告施工单位,这不可能。但更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这座桥仅两年就完工通车了,9个月就断了,真是建的快断得更快!

这豆腐渣工程里面涉及多少黑幕多少利益?这就要回到李承鹏那句话:“其实不必追问真相,因为彼此都知道真相”。当然你越知道真相,政府就越不能让它成为真相,一定要用各种离奇谎言去掩盖。就像汶川地震的豆腐渣校舍一样,真相和几千孩子的生命都必须永远埋在瓦砾之中。单说中国算上手指脚趾也数不完的桥梁事故,这都是公共工程,但它从来不是公共的事务,出了事一定是关起门来行政处理,绝不公开审理。最后被定罪的一定是民工,顶多算上几个包工头。所以李承鹏说:“每看到新工程上马,就知道又有几个亿万富翁将诞生了。每到工程竣工,就知道又一批默默无闻的临时工要出名了……这个时代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不是真相,而是你一直勤于动脑,想像他们下一次会怎样表演真相。这个卓越的过程中,他们负责说谎言,老百姓把谎言提炼成寓言。”
[PR]
by dangao41 | 2012-09-16 11:15 | 聞き取り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