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奇日記7

8月26日 雨—晴



今天上午十点的时候,正下着雨呢,外面有人敲门。

我出去开门一看,是一位解放军叔叔,背着一个挂包。他问我:“你们这里住着一位陶真同志没有?”我说:“有,就是我的姐姐,您找她有什么事呀?”他说:“我姓周,从朝鲜回来的……”我忽然知道了,他就是志愿军周少元叔叔呀!我赶紧拉着他的手往里走,一面喊:“姐姐!周少元叔叔从朝鲜回来看我们啦!”这时姐姐和爷爷、奶奶,都跑出来了。姐姐高兴得跟周少元叔叔使劲地拉手。爷爷和奶奶就把他往上屋里让。

周少元叔叔坐下了,我站在一边细细地看他。他不像我所想的那样高大,瘦长的脸,红红黑黑的,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细牙,军衣胸前戴着三颗勋章,还有“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标志,刚才我就没有看清!

爷爷一定请他脱帽宽衣,他本来不肯,爷爷笑说:“这里就和你自己的家一样,不要拘束啦。”他才勉强地摘下帽子,脱了上衣。奶奶给他递过一把大扇子,姐姐就给他倒茶,大家高兴得乱成一片。

周少元叔叔说他是出差到北京来的。姐姐问:“您在北京能住几天呀?”他说:“昨天晚上到的,后天就走……”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得非常好看。他说:“在前线总是梦想看天安门,毛主席在上面站着……我想这次回来,一定要看看天安门,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过北京啊……”他说着就从挂包里取出一个小包来,递给姐姐,说:“陶真同志,这里面是我送给你的一个小本子,和些别的东西。我们单位上真是感谢你们那个团小组,常常给我们写鼓励的信。我还要特别感谢你给我寄的书报,希望我们以后还保持联系。这个小包,本来是准备托人带给你的,后来我要回来,就自己带来了。里面大概还有一封信。现在我要走了,还有几个同志在中山公园等我呢。”他说着就站起来去拿衣服,我赶紧上前拉住他,恳求说:“您好容易回来了,再坐两分钟好不好?再告诉我们一点朝鲜的事情吧。”爷爷、奶奶和姐姐也再三地留他。他就笑着又坐下了。我问:“你们在朝鲜好吗?”他笑说:“好,吃得好,穿得好,什么都有。”奶奶问:“你们打仗的时候辛苦吧?”他笑说:“不辛苦!有祖国人民支援我们,朝鲜人民帮助我们,一切都很顺利!”我问:“您还回到朝鲜去担任什么工作呀?”他把眉毛一扬,双手按在膝上,微笑着说:“我们要做的工作多得很。你根本想象不到朝鲜让美国鬼子毁得多惨!两年来我们和朝鲜人民并肩作战,把美国鬼子打了出去,现在我们也要和他们并肩把这个美丽的国家重新建设起来……”说到这里他低头看了看他左腕上的手表,原来短短的两分钟已经过去了。周少元叔叔又站了起来,我只好把帽子递了过去。

我们四个人站在门口,看着他在雨中走去的矫键的背影,看他转过街角,才恋恋不舍地进来。

一回到屋里,姐姐就把那小包打开了,里面是一个蓝皮金字的小纪念册,上面印着:“庆祝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二周年”,下面是“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敬赠”。纪念册里还夹着一块白绸子大手帕,手帕的角上印着红星和毛主席的侧面像,还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字样,也是慰问团赠送的。此外还有一封短短的信,我们都站在姐姐旁边看,上面写着:



亲爱的陶真同志:

很早以前就把这点有留念意义的物品包好了,可是几次没有寄走。今天机会到了,本单位有人回国去,让他们给你捎去吧。

这个小本子是祖国人民的血汗结晶,是高尚的纪念品,祖国人民把它赠给我,我非常的喜爱,我又把它奉赠给你,使你在学习的道路上,把得来的大小成绩登上去,作为不忘的纪念。

这个手帕也是祖国人民的血汗结晶,我也把它奉赠给你。使你在学习时,擦掉罩眼的热汗。学习再学习,前进再前进!

   此致

敬礼!



你的朋友周少元于朝鲜前线

1953年8月10日



我真是羡慕姐姐呀,她得了那么多的宝贵的纪念品,而且是“最可爱的人”送给她的!



我拿起那块手帕看了又看,真是又大又美!姐姐平常就很少出汗,若是送给了我,倒是

很合适的!

晚上天就晴了,希望明天可以出去玩。

今天早上,果然曾雪姣、孙家英、李春生、林宜和范祖谋都来了,我们要在一块商量到哪里玩去的事情。

范祖谋提议到颐和园去。我们都说好,走得远一点,也新鲜一点。孙家英就说颐和园里面要走许多的路,而且上上下下地,恐怕曾雪姣累不了。她提议到什刹海去,在那里划船,然后在湖里小岛上野餐。她又提议我们明天去。她说昨天刚下的雨,地上太潮湿了,今天去对曾雪姣不合适。我们都高兴地同意了。曾雪姣一再地说,不要因为她一个人不方便,就扫了大家的兴。大家都说没什么,若没有她一块玩,我们更扫兴了。

我们又到王家去。曾雪姣坐着车,我们都跟着走。还没有到王家大门,就看见她家街上通小院的旁门开着,有几个工人在进进出出。我们进去一看,原来他们正在小厢房里修灶呢。王瑞芬和王瑞萱都在院子里,和街道上几个代表们指指点点地说话。王瑞萱看见我们来了,高兴得脸都红了。她赶紧出来,把曾雪姣扶下车,就拉我们到她家去。林宜他们都不很自然地笑着说:“我们不去啦。我们就是来问你,明天下午到什刹海划船野餐,你去不去?”王瑞萱高兴地说:“我去!你们先进来玩一会儿吧!”他们三个人一定不肯,赶紧出门就跑了。

王瑞萱搀着曾雪姣,我们一同慢慢地走到王瑞萱屋里去。这时王瑞芬也进来了。她很高兴的样子,对我们说:“你们以后要常常来玩,瑞萱也要常常去找你们,你们要多多帮助她才好。”

玩了一会儿,孙家英和曾雪姣就走了。王瑞萱留我吃饭再走,她说她父亲和母亲都到天津去了,她父亲就长住在天津,她母亲过几天才会回来,家里没有人。

吃过饭,我们就到托儿站那边去。那个灶已经砌好了,是给孩子们做饭用的。过两天,

桌子板凳什么的,也可以搬来了。九月一日就可以开始收孩子了。王瑞萱说将来这扇通她们

家的门,就堵上了,要进去就从前边走。

我在王家玩到下午才回来。





8月28日 晴



今天天气真好,几场雨以后,风吹在脸上,都有点凉丝丝的。我们本来说好下午四点在什刹海船码头聚齐。

下午三点钟,我和王瑞萱带着野餐就去了。到了那里,看见林宜和范祖谋已经先到了。他们把两只船也租好了。一会儿,曾雪姣、孙家英和李春生也来了。林宜就问大家愿意怎样坐法,结果我们还是愿意男生和女生分开两只船。孙家英还解释说:“反正一会儿到岛上去,我们还是在一块吃野餐的。”

男生们并不反对,高兴地坐上一只船,三划两划,钻过往后海去的桥洞,就不见了。我们就在什刹海里慢慢地划着。曾雪姣和王瑞萱在船中间,我和孙家英两个划船。曾雪姣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着,说秋天的空气,真是新鲜!王瑞萱不时地爬下去拿手拨水玩,曾雪姣很小心地拉着她的另一只手。

这时湖上的游船渐渐多了。晚霞照在天边的树梢上,十分好看。我们都唱起歌来,远远地听见有人和着我们唱,原来林宜他们的船又划回来了。范祖谋伸手拉住我们的船,林宜和李春生两个使劲地划,把我们都带到岛边去。到了岛上,孙家英把带来的一块大油布,铺在地下,旁边又放一个小草垫子,让曾雪姣先坐下去,然后我们都坐在油布上,把自己带来的野餐,放在一起,大家一块吃。

范祖谋吃完先站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口琴,吹起《红领巾之歌》,我们都随着琴声唱了起来。范祖谋会吹许多曲子,我们就一个跟一个地唱。后来我们又请曾雪姣独唱一支马来亚的民歌。她的声音清脆得很,唱得好听极了,我们都使劲地拍手。我忽然想起要请李春生表演美猴王,大家都笑着拍手赞成。李春生先是不肯,后来孙家英在地上拾起一根树枝,递给他说:“这是你的金箍棒,这岛上什么也没有,不会出乱子的,你就由性跳吧!”李春生笑着接过“金箍棒”,作个鬼脸,就转过身去站了一会,再转过脸来的时候,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都皱在一起,活猴子就上场了!

今晚李春生表演得特别出色,他把那根棒子耍得像风车一样,我们都不住地欢呼拍手,引得湖上许多划船的人,都往岛上看,有的人还把船划了过来。李春生不好意思了,把树枝一丢,就坐下了。

我们玩到七点半钟,才走上岸来,公园里已经灯火通明了。

曾雪姣坐三轮车回去,范祖谋和林宜骑车送她到家。我们都是坐电车回来的。

今天我们都觉得十分快乐。曾雪姣和王瑞萱尤其高兴,因为曾雪姣不常出来,王瑞萱也没有跟这么多的同学一块玩过,她们都表示非常满意!



8月29日 晴



昨天晚上,我写日记的时候,发现这个厚厚的本子,已经写到末一页了!还有三天的工夫呢,我不但“完成”了“任务”,还可以“超额完成任务”呢。我多么高兴呀!!

今早我拿出这本日记,正在一页一页地往下翻,姐姐进来看见了,她问:“你看的这一个厚本子是什么呀?”我笑了说:“是我的日记。”姐姐惊讶地伸出手来说:“真的?让我看看好不好?”我把日记递给她,就自己跑出去了。

可是我很不放心!我过一会就悄悄地从窗户外面往里望,看见姐姐两臂支在桌上,两只手托着脸,含笑地、聚精凝神地看呢,我又悄悄地走开。

她一直看到中午时候,才从屋里连声地叫我:“小奇,小奇,你快进来!”我走进去,她张开两臂,一下子就把我抱在怀里,说:“小奇!好长的日记呀,你都是什么时候写的?”我说:“就是每天晚上写的嘛,有时候早上起来又补上一段。其实有时我就坐在你旁边写,你看起书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姐姐笑说:“真是对不起呀!从前张老师说你能写,也会有恒心,我还不信呢!现在证明张老师对你的了解,比我深多了!”我忍不住高兴地笑了说:“谢谢你的夸奖!”

姐姐仿佛很高兴,她也没听见我说什么,她笑着拉着我的手说:“小奇,你写得不错,我送给你一件纪念品吧。”我想了一想,忽然高兴地笑起来,我看着她说:“我只想要你的一件现成的纪念品,你把那个给我吧。”姐姐问:“什么东西呀?”我说:“就是志愿军叔叔送你的那块手帕……他不是让你拿那块手帕擦汗么?你是很少出汗的。我写这本日记的时候,就出过许多汗。这么热的天,我每天坚持写一两千字,多不容易呀!”姐姐笑了说:“你又敲诈了,哪有坐着写字会出汗的?”她嘴里这样说,却一面打开抽屉,拿出那块手帕来,笑着递给我。我真是喜欢极了,忍不住过去抱住姐姐的脖子,使劲地亲了她一口。

我的姐姐是真喜欢我的,真是一个好姐姐呀!

8月3日 晴



今天早起,是万里无云的天。院子里充满了初秋和暖的阳光。成群的鸽子,在蔚蓝的天空中,自在地飞翔。

爷爷蹲在花台旁边,整理着花叶子。奶奶坐在台阶上,剥着毛豆。妈妈刚洗好头,披散着头发坐在树底下。我在旁边拿一把大蒲扇,替她扇着。姐姐在屋里替我改那日记上的错字呢。(她答应替我守秘密,不到全部写完,是不给爷爷和妈妈看的!)奶奶不时地叫她:“大宝,星期天也该歇歇啦,你在屋里做什么呢?”姐姐就笑着大声说:“我正在看一部好书呢。”我不觉脸红了,幸亏大家没有问下去!

姐姐从屋里叫我进去,拉我坐在她的旁边,说:“你的日记我又重看了一遍,从你的日记里,我对于你的同学们了解多得多了。原来李春生还没有被批准入队,为什么呢?我觉得这孩子正直、勇敢,有社会主义新人的品质。说起来,比你和你的那些队员同学还强呢!”我说:“是呀,我们也都喜欢李春生。他就是性子急,爱打架,又不守纪律;可是他讲理,把理说通了,他就服输。上学期,他写入队申请书的时候,是林宜和我帮他写的。我说:‘李春生,你做了队员,戴了红领巾,就不能总和人打架了!’他笑说:‘那可不一定!谁要把我惹急了,我还是要打,我把红领巾摘下来,打完架再戴上!’因此,在开会讨论的时候,中队委都不支持他……”姐姐注视着我说:“他说得对,难道入了队,戴上红领巾,就变成了驯良、规矩的小大人,人家没有理由地招你惹你,你也不反抗了么?你说李春生讲理,我觉得如果大家都不无缘无故地招惹他,在他不守纪律的时候,大家都好好地劝说他,他入了队,一定不会摘下红领巾打架的。”我很惭愧地说:“那时我们想,我们这一班的队员,都是遵守纪律的好学生,把李春生加进去,恐怕就不能保持我们的名誉了……”姐姐笑了,说:“看你们这些好学生!比如范祖谋……就说你,李春生太值得你学习了!你就是太温情,太驯良了,你连任性的小秋都不敢反抗!陈姨在我们家里作客,她又是从很苦的环境中回到祖国来,我们自然应该好好地招待她,安慰她;可是这不等于说,我们就应该迁就她们。像小秋生日的那一天,你就听她的话,带小秋去乱吃一顿,结果把自己也吃病了……”我听了姐姐这些话,难过得低下头去。姐姐笑着站起来,拍着我的肩头说:“你知道了自己的缺点,努力地去改就是了……再说李春生,你看他这一学期一定能被批准入队了吧?”我抬头笑说:“那还用说?我看不但李春生,我们班里还有几个像李春生那样的同学,都可以入队呢。”

下午我得到了爸爸的回信,他写着:



亲爱的小奇:

接到你的信,我非常高兴。这一暑假里,你姐姐给我写了三四封信了,只有你没有给我寄过一个字,我以为我的小女儿把我忘了呢!

小奇,你说我能在人民的钢都呆着是幸福的。真的,我常常感到幸福!在这里,我似乎能听到祖国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在烟囱的树林里,沙堆、碎石、钢筋和木材堆成的小山之间,有成千成万的工人,日夜不停地紧张地劳动着。他们说:“从鞍山的建设中,我看见了我们祖国光辉灿烂的明天。”小奇,就是这些工人们,以忘我的劳动热情和惊人的智慧,把一个荒芜混乱的废墟,改造成祖国重工业的基地!看着他们紧张劳动的情形,使我永远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向他们学习,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肩负起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任务。比方说,我就要在作品里努力表现出工人光辉灿烂的新品格,作为我们的模范和仿效的对象。你就要努力学习,准备作他们的优秀的接班人,你说是不是?

你问我鞍山有几个小学?鞍山有好几个小学,惭愧得很,可是我没有去访问过。工人叔叔家里我倒是去过了,还在他们家里住过呢。过些日子,我也许会回北京一趟,那时再和你细谈吧。

问你爷爷,奶奶,妈妈,姐姐好!

爱你的爸爸 8月26日



爸爸快回来了,他可以详细地给我讲鞍钢的事情了,我真高兴!



8月31日 晴



今天我把我的日记整理了一下,后面又添订上最后的八页。我把姐姐替我勾出来的错字改正了(她还替我改了好几个句子)。我真是感谢我的姐姐!她不但替我改句子改错字,她还从日记里了解到我的思想情况,对我提出宝贵的意见。我一定要克服我的“太温情、太驯良”的缺点,努力做一个正直、勇敢的社会主义新人!

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想起刚放暑假的那一天,抱着一个空本子,往家里跑,如今这个厚厚的本子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填上字了!

我感谢张老师,因为她送给我这个宝贵的厚本子!

我还感谢张老师,因为她鼓励我做事要有恒心,要有坚强的意志。现在我认识到,只要有坚强的意志,做什么事都不困难。

我还感谢张老师,因为她告诉我:日常生活是不单调的。我写完这一本日记以后,从头看了一遍,就觉得这一暑假的生活,实在是很丰富。

我希望张老师给我批评,给我提意见。我写得不好的地方,明年再改正,因为我已经下了决心,明年暑假再写一本暑期日记。



(《陶奇的暑假日记》,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1956年5月初版,后收入小说、散文、诗歌合集《小桔灯》。)
[PR]
by dangao41 | 2011-06-12 11:26 | 冰心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