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奇日記6

8月21日 晴



今天早晨,我带着王瑞萱和她的母亲到李家去。

李春生不在家,连曾雪姣和孙家英都不在,李大娘说刚才林宜和范祖谋来了,他们几个人谈了一会,都到学校去看张老师去了。

李大娘看见王瑞萱的母亲来了,似乎很惊讶,连忙让我们到屋里去。她一边抱着秋生,一边给我们张罗茶水。孙大娘便走过来帮忙。王瑞萱的母亲把来意说了。她谢了又谢,又递过一个纸匣,说:“这是送你们春生的一双皮鞋。他为着救我们孩子,丢了一只鞋子,我们真是过意不去!”李大娘听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笑说:“我们那孩子回家来,一个字也没有提。我还当他是又到窑坑里游泳去了呢,身上又是水又是泥的,鞋也丢了一只。我要早知道他是救了你们家的姑娘,我也不会说他了……”说着她又把那纸匣推过来,笑说:“都是街坊、同学嘛,春生这样做是应该的。这双鞋我们一定不能收,就是我收下了,他也不会答应的。”王瑞萱的母亲还一个劲地推过去,王瑞萱却按住他母亲的手,把鞋匣子抱了过来。

这时李春生的弟弟妹妹们围了上来。王瑞萱的母亲说:“您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多的学生姑娘的!”李大娘笑说:“还福气呢,一天到晚乱死了,什么事也做不了。”孙大娘说:“李大嫂真是能干的,又管孩子,又做女工,又做家务,弄得整整齐齐的,不过累也是真累。”王瑞萱的母亲满屋子看了一看,仿佛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坐了一会儿,瑞萱就说要走,她母亲向李大娘又再三地道谢,我们就一齐出来。

在李家门口,我就和她们分手,一直跑到学校去。

果然他们都在张老师那里,围着张老师七嘴八舌地说着呢!看见我进来,都说:“陶奇,你知道……”我说:“我知道了。我刚同着王瑞萱和她母亲到李春生家里去了。”李春生就问:“她们到我家去做什么?”我说:“她们去给你道谢去了。你不在家,就和李大娘谈了一会儿……”李春生把头一扭说:“真没意思,这有什么可谢的!这件事我就没告诉我妈……”张老师笑说:“李春生,你这件事做得很好,为什么不告诉你妈妈呢?王瑞萱去谢谢你也是应该的,这不能说是‘没意思’。”林宜说:“昨天我同李春生从什刹海游过水,走进北海公园。正好范祖谋从‘少年之家’出来,我们站在水边正说着话,看见王瑞萱她们上了船。船刚离岸不久,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王瑞萱就掉到水里去了!那时候真把我们吓坏了,范祖谋拚命地喊‘救人”,李春生没有喊,一下子就钻到水里去了,这才提醒了我,我赶紧也跳下去……”我向范祖谋说:“你不是最会游泳吗,你为什么不跳下去呀?”这时大家都看着他,范祖谋的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上话来。我说:“王瑞萱还说大概你是吓糊涂了。”范祖谋说:“我没有糊涂……”曾雪姣说:“那你就是害怕!你只是会游水,你没有从水里救过人,你怕把你也拉了下去!范祖谋,我总想告诉你一句话,总没有机会说。我是最佩服你的,我觉得同班里就是你功课好,又会办事,又会说话。同学们批评你自私,我总不大相信,现在我看出来了。我希望你从今起要争取作一个爱护红领巾的好队员,你不要使我们对你失望……”曾雪姣说得沉重极了,眼里还闪着泪光,屋子里静默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李春生很不安,就轻轻地想走出去。

张老师轻轻地把李春生拉住了。范祖谋这时才抬起头来,颤声地说:“你们以为我就不难过吗?昨天我同林宜一起从北海往回走的时候,看见他身上水淋淋的,我心里难受极了,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今天早晨是我提议约大家来报告张老师的。我本来就想在大家面前承认我的错误,可是我没有勇气,我怕你们说我‘心口不如一’,我怕你们不相信……”说着他就取下眼镜来,用手背擦着眼泪。

我们都觉得替他难过。张老师说:“我们相信你的,经过这一次考验,你以后就有勇气了。你知道同学们对你有多大的希望呀!”我们也齐声说:“我们相信你的。”

张老师还拉着李春生的手。我就笑问李春生说:“你不是看不起王瑞萱吗?那你为什么要救她呀?”李春生就瞪着眼说:“谁说我看不起王瑞萱呀!”他看见连张老师都看着他笑,他就不好意思地转过脸去,说:“就是我看不起王瑞萱,也不能看着她淹死呀!”我笑说:“李春生,我总想告诉你一句话,总没有机会说。我是最佩服你的,我觉得同班里就是你最勇敢,最诚实,可是你不用功,缺乏组织性和纪律性,我希望你努力改正这些缺点,争取作一个光荣的少先队员!”我说完,大家都笑着拍手。张老师笑说:“陶奇说得对,他们都希望你能参加他们的中队呢!”这时李春生更不好意思了,脸也红了起来,低着头笑说:“好吧,我努力试试看。”说完就赶紧跑了出去。

我们也笑着向张老师告辞,跟了出来。李春生已经跑得没有影子了。

今天我们都十分兴奋,十分快乐,我们从来没有觉得像今天这样地接近过!

我们的同学们多么可爱呀!



8月22日 晴



今天早起,我作完了暑期作业,就到王瑞萱家里去。

我到王家,刚走到瑞萱窗户底下,就听见王瑞萱在屋里大声地说:“人家李春生的妈妈,就和她的孩子一条心,你们就是永远不了解我……”我正要往回走,她妈妈从里面看见我了,就叫:“陶奇,快进来吧!”我进去了,瑞萱拉我坐在她身边,一面仍朝着她父亲说:“陶奇是我最好的朋友,让她听听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您从前说把天津的房子给姐姐,北京的房子给我,姐姐说她不要,现在我要把我的房子的一部分,借给托儿站,您又不让;若是我前天在水里淹死了,看您把房子给谁?”她气忿忿地说着,她父亲一点没有生气,倒笑起来了。王瑞萱又说:“从前姐姐对您说过多少次,说我们都是工人阶级养活的,您总不听,还说劳动人民没有‘助’过您,可是这次我就是让劳动人民的儿子给救起来的,您到底要怎样‘助’人家呢?”她父亲笑着站起来说:“罢了,罢了,就算我白给你们当了一辈子的牛马啦。反正这房子将来也是你的,你不怕毁,我还怕什么。”王瑞萱高兴起来,说:“那您就算答应了,呵?您放心,这房子决毁不了,而且我将来也不会住在这里,我们住公共宿舍去,多热闹呀……”她说着就看着我笑。她父亲对她母亲说:“那你一会儿叫他们把祖宗牌位请到上屋里来吧。”一面说着就出去了。

王瑞萱的母亲对我笑着说:“这一下子她高兴了。昨天从李家回来,她就和我吵了一路,怪我不该把那双皮鞋带了去。她又说人家李大娘都知道看重街坊同学的情谊,偏我们连把空房子借给街道上办托儿站都不肯。办了托儿站,李大娘就少受累了,这不比送李春生一双皮鞋强?回来她又跟她父亲吵了一天,你刚才不都听见啦?”王瑞萱笑着说:“好了,这一段算了结啦!”

等她母亲出去了,我就把昨天在张老师那里聚会的事情,对王瑞萱说了。王瑞萱半天没有言语。过了一会,她就拉着我的手说:“你看我能够参加少先队不能?”我说:“怎么不能呀,只要你好好地努力争取。”王瑞萱说:“你告诉我应当怎样努力吧?”我说:“你的学习很好,这一部分你不难。你就是不爱劳动,还有就是‘脱离群众’。你看在我们班里,除了我以外,你还同谁接近啦?你不知道我们一班的同学多么可爱,就像曾雪姣,孙家英,还有李春生……”王瑞萱:“我不是要‘脱离群众’,我总觉得人家不爱理我,像我从前坐车上学,李春生他们就挖苦我!这些人里头,我还最怕李春生,没想到前天倒是他把我救起来的。”我说:“这就是李春生最可爱的地方!他从来没有看不起你,问题也不是在坐车。就因为你可以走路上学,可偏偏要坐车,他就看着不顺眼。后来你不坐车了,他不是就不说什么了?你看曾雪姣也是坐车上学,李春生就常常扶她上车下车的,因为曾雪姣实在不能多走路,你明白了吧?”

王瑞萱想了一想,说:“那么下午你再带我到李家,去告诉孙大娘这托儿站房子的事,再去找曾雪姣她们玩玩。”我高兴地答应了。

晚半天我们一块去看孙大娘,说借给托儿站房子的事。孙大娘高兴得很,还再三地叫王瑞萱谢谢她妈妈。

王瑞萱和孙大娘说话的时候,我看见李春生从他屋里悄悄地走了出来,一下子就溜出门去。

孙家英拉着王瑞萱的手,到她们屋里去。曾雪姣正在写信,看见王瑞萱进来,也很高兴。我们四个人就谈起来,谈的热闹极啦。

回家的路上,王瑞萱高兴地说:“怪不得你常爱到她们那里去,原来她们那里真是好玩呀!”



8月23日  晴



今天早晨,我正和妈妈谈着李春生救王瑞萱的事情,孙大娘就来了,约妈妈一块到王家,去商量布置托儿站的事情。

姐姐是中午从西郊回来的,晒得黑极啦!奶奶问她都玩了什么地方啦?她说没玩什么地方,只去了一次颐和园。奶奶说:“你们去了这么几天,只玩了一个地方呀?”姐姐说别人都去参观了几个大学,还玩了几处名胜。她忙着编黑板报,守营,还帮忙给营里包包子什么的,就出不去了。奶奶说:“包包子还得你们帮忙呀?”她笑说:“可不是!我们男女同学在一起,有四五百人吃饭呢!”

姐姐忙着温水洗澡洗头发,我就帮着奶奶把她的铺盖卷打开了。姐姐从屋里大声说:“小奇!你替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小心别把我的笔记弄乱了!”姐姐的笔记本真整齐,笔记是用蓝笔写的,“总结”是用红笔写的,清楚极了。我真应当向姐姐学习!

晚半天王瑞芬和王瑞萱来了,我们一起谈着托儿站房子的事情,姐姐和王瑞芬都很高兴。

王瑞芬又说她们在夏令营里和男生们合作得好极了,她们包包子的时候,男生还拉手风琴给她们听呢。姐姐笑说:“我们熟是熟了,可是那一次我们女生们在颐和园坐船的时候,我们坐在船边,刚要把脚放在水里,看见男生们来了,又赶紧收了回去……”我说:“那你们太不大方了!”姐姐笑说:“我们总比你们强些。听说你们小学的男女同学们,还常常闹不团结呢!”我说:“我们这一班就好,不相信你问问张老师!”

姐姐回来了,夜里睡觉也有伴了,我很高兴。



8月24日 雨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很闷!

下午爷爷在给姐姐讲古诗,我也坐在一边听。

爷爷讲的是《木兰辞》,他讲得好极了,生动极了!

听了这首诗,我真觉得生在“毛泽东的时代”是幸福的。从前的女孩子连“保家卫国”的权利都没有,要去到前线,还得改扮男装!可是现在,我们在抗美援朝前线上做卫生员接线员的大姐姐们,不还都是梳着两个小辫吗?

还有我听到:



……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出门看伙伴,伙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我想花木兰一定是很淘气的!她出征了十二年,刚从前线回来,话也顾不得说,饭也顾不得吃,匆匆忙忙地换了衣服,就去看她的老战友了。她一定对他们笑说:“你们看我是谁?我是一个女孩子呀!”她的战友们一定都吓了一大跳,吐着舌头说:“原来这位勇敢的战士,是个女孩子呀!这个女孩子比我们还行呢。打了十年的、无数次的、艰苦的仗,她回来还不休息,还有工夫来找我们开玩笑呢!”

爷爷说这首诗虽然长一点,可是故事很简单,声韵也好,很容易背。我也想把它背下来,好念给同学们听。可是我分段背了半天,总是连不起来。晚上躺在床上背的时候,背来背去地不觉就睡着了,还是姐姐把我叫醒的。我又起来写了日记才睡觉。



8月25日 雨



今天早晨我去给曾雪姣补了课,这是末一次了。我们把该温习的语文都温习完了,此外她还做了几篇作文。她语文考得并不坏,是她自己一定要在暑假里加工补习一遍,她这人真是苦干呀!

我们温完了功课,孙家英和李春生都进来加入谈话,我就问李春生:“上次我同王瑞萱来了,你为什么躲开啦?”李春生笑着说:“我怕她又提起那件事,又谢我嘛!”孙家英说:“王瑞萱很想进步,我们都应当帮助她。”我说:“她上次在这里玩了半天,回去高兴得了不得。我们也应该去找她玩,省得她总觉得大家看不起她。”李春生说:“你们去吧,我就怕进那两扇红漆大门!”曾雪姣说:“你又来了!等天晴了,在上学以前,我们几个人到外面去玩一次好不好?我在屋里也呆腻了!”我们大家都高兴地拍手说好,孙家英提议明天让李春生去找林宜他们来商量商量。

回到家来,爷爷正念陈姨的信给奶奶听呢。另外有一小张纸,上面是铅笔写的整整齐齐的大字,是小秋写给我的。我赶紧拿起来看:



最亲爱的二姐:

你好呀!爷爷、奶奶、阿姨和大姐都好吗?

我们是昨天到广州的。我们老家里有我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位姑姑。她是小学教师。她正在安排叫我进她们的那个学校去。

广州很热,也常下雨,可是水果很多。

我很想你,你快来信呀!

我信写的不好,请你不要见笑!

祝你

进步!



最爱你的妹妹小秋  8月21日



我赶紧回屋去,给她写了一封回信。
[PR]
by dangao41 | 2011-06-12 11:27 | 冰心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