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奇日記5

8月11日 雨-阴



今早妈妈替我试了热度,是三十七度八分。继续吃药。

我请妈妈上班的时候,路过孙家去说一声,今天我不能去给曾雪姣补课了。

中午姐姐回来了,原来她们是到车站去接彭德怀司令员的,多么光荣的任务呀!我赶紧叫姐姐到屋里来,问她彭德怀司令员什么样子?脸上显不显得辛苦?胸前挂多少勋章?和他一块回来的有多少志愿军叔叔?姐姐说彭德怀司令员气色很好,讲话的声音很洪亮,穿的是灰绿色军服,一个勋章也没有戴,她没看见有志愿军叔叔跟他回来。

姐姐也许没有看清楚。彭司令员得了那么多的勋章,哪能一个都不戴呢?

下午我的热度是三十七度六分,继续吃药。我今天只泻了两次。



8月12日 阴



今早我的热度完全退了。妈妈说下午可能还有热度,叫我仍旧继续吃药。

奶奶问我这两天尽吃米汤和干馒头片,吃腻了没有?想不想换个样子?我说不要,妈妈没有说我可以吃别的东西,我就不吃吧。

我病了,大家都受累。姐姐给我吃药,说故事。奶奶给我熬米汤,烤馒头片。连爷爷都跟着忙,我心里很难过。

下午我的热度是三十七度二分,继续吃药。我今天没有泻。



8月13日 阴-晴-阴



今早没有热度,继续吃药。

上午孙家英来看我,她说曾雪姣托她看看我,曾雪姣也不大舒服了,一阴天下雨她就犯关节炎。

孙家英坐在我床边,跟我讲了许多夏令营的事情。她们是六号下午回来的。夏令营可好玩啦,她们早起有早操,听演讲,或者自由活动。午饭后也睡午觉,以后是参观西郊的大学,或是游园。晚上有晚会,或是看电影,或是和解放军叔叔联欢,或是自己表演。我问她夏令营每一期去多少人?她说大概有四五百人,都是北京市、郊各区学校的少先队员。每区都有一大间屋子,女生住楼上,男生住楼下。她们都睡在地上,铺着厚厚的席子。刚到的那一夜,太兴奋了,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好容易睡着了,天不亮就醒了,看见满地都睡的是人,可有趣啦。以后就习惯了,一倒下就睡着,可是刚一习惯了,又该忙着回来了,时间真是太短啦!

她坐一会就走了。我精神很好,很闷。

在妈妈床边的书堆里,找到了一本《白求恩大夫》,就看了起来。

下午没有热度,也没有泻,继续吃药。



8月14日 阴-晴



今天一天没有热度,也不吃药。

妈妈叫我再躺一天,我也不想起来。

今天看了一天《白求恩大夫》——真是一本好书!!



 8月15日 晴



我已经完全好了。我起床走走,只觉得腿有点软。

今天我开始吃平常的饭了,但还没有吃水果和生菜。

早晨补做了这几天的暑期作业。下午接着看《白求恩大夫》。

晚上瑞萱来看我,说张老师已经从北戴河回来了,她在路上碰见的。张老师胖多了也晒黑了,又说她父亲再过一个多星期就到天津去了,他们的工厂大概已经整理好,又要复业了。我问:“那么你们又要搬回天津去了?”她摇头说:“不一定,至少我姐姐和我都不想去,我们还是喜欢北京。”

今晚妈妈回来得早。她说我好了,从明天起就该回到我自己屋里睡去了。她还笑着问我:“这次的病给了你什么教训?”我知道妈妈早晚会问这一句话,我上去抱着她,笑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乱吃了!”

妈妈就是好,在我发烧生病的时候,她就没有说我,因为她知道我已经够难过够后悔的了!



8月16日 晴



昨天晚上,我正看到最紧张的地方,就是白求恩大夫病重了,他动情地拿起那把曾经帮助他救活了许多伤员的刀子来,难过地说:“哎哟……哎哟……我的小刀子……我的小刀子哟……”

妈妈进来了,我赶紧把书藏在枕头底下,假装睡着了。

今早天刚亮我就醒了,赶紧拿出那本书来,接着往下看。

我轻轻地翻着书页——看到“在安静的黎明中,加拿大人民优秀的儿子,中国人民的战友,在中国的小村里,吐出了他最后的一口气……”我忍不住哭了。

可爱的白求恩大夫死了!

我轻轻地把书放下,使劲地咬住枕头的一角,忍住我的哭声。妈妈一翻身就醒了,吃惊地问:“你怎么啦?”我索性伏在妈妈的臂腕里,哭了起来。

妈妈拿起我枕边的书,看了封面,就放下了。她没有说什么,只紧紧地搂住我,拿手绢轻轻地替我擦着眼泪。

过了一会儿,我安静下来了,我问:“妈妈,你在解放区看见过白求恩大夫没有?”妈妈说:“没有,我们去的时候,白求恩大夫已经死了。”我又问:“白求恩大夫的妈妈还在吗?”

妈妈说:“不知道,大概还在吧——你醒得太早了,再好好地睡一会儿吧。”

但是我再也睡不着了。我坐了起来,俯在妈妈脸上说:“妈妈,我大了一定当一个医生,和白求恩大夫一样,作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妈妈微笑着,注视着我,轻轻地摸着我的脸,说:“好,我想你可以做一个好医生的。”

我又躺了下去,高兴得抱着妈妈的胳臂,说:“妈妈,我很喜欢作我的‘卫生干事’的工作。我会给同学们上红药水,绑绷带,我也会给人试温度。张老师还夸过我,说我做事又干净又细心……”

妈妈说:“这都是很好的准备,不过最要紧的还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毛主席要我们都学习白求恩大夫这种‘国际主义’精神。毛主席说:‘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我静静地听着,望着妈妈微笑的脸。我觉得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气真是美极了!

我说:“妈妈,你说一点你去年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的事情,给我听听吧?”

这时太阳已经照到窗户上了。奶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站在床前说:“小奇,你又吵妈妈了,你一睡到这屋里来,你妈妈就不能好好地休息!”

妈妈笑说:“她没有吵我,我早起惯了,早上不大睡得着。”

说着就坐了起来。

奶奶来的真不是时候,她把我们最亲密的谈话打断了。

晚上我们都坐在院里乘凉。爷爷说今夜是旧历七月七夕,是每年牛郎星和织女星相会的日子,说着就给我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奶奶指着天上那条光雾蒙蒙的星河说:“河西边那一颗很亮的星星,就是织女。河东边那一颗大星就是牛郎,两边的两颗小星,就是他们的两个孩子。”

我问:“那两个孩子怎么不跟着他妈妈呢?”奶奶说:“王母娘娘把织女叫走了,牛郎带着两个孩子来追,没有追上,一下子就被拦在天河的东边了,所以这两个孩子就永远跟着他爸爸了。”

我说:“王母娘娘真可恶,她把这么快乐的家庭拆散了!

我若是一辈子只跟着爸爸,一年只能看见一次妈妈,我永远不会快乐的。”

姐姐说:“这只是一个神话故事吧!从前的人,看见一年之中,这两颗星星只在这一天走得最近,就给编出这个故事来,你又把它当真了。”

妈妈笑了,说:“你若是一辈子跟着妈妈,一年只看见一次爸爸,你也不会十分快乐吧?”



8月17日 阴-晴



今夜我回到自己屋里睡了。我好久也睡不着!

今天是返校日,我吃过早饭,带着暑期作业,到学校去了。

同学们都来了,乱哄哄地三五成群的在院子里说话,看见我都笑说:“淘气瘦了,暑假里玩得太过了吧?”我说:“没有的事,我刚生了几天病。”

可是别人也仿佛都有一点改变,女同学们的小辫儿,似乎都长了些,有的人还长高了,排队的时候,最看得出。

张老师真是胖了些,也黑了些。同学们把她围得风雨不透!她笑嘻嘻地回答了许多问题,什么北戴河好玩不好玩啦?她学会了游泳没有啦?“教师之家”人多吗?她也问了我们许多问题。

张老师看了我们的暑期作业,又报告了开学日期和别的事情,我们就散会了。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课堂的,我向张老师报告了曾雪娇补课的情况。我又说我每天都写日记,就是生病的那几天,也没有间断,不过写得短一点。张老师很高兴,说:“我知道你会有恒心的。暑假只剩两个星期了,要好好地坚持下去呀!”

我到家的时候,陈姨和小秋从西郊回来了。原来她们要乘今天的晚车南下了,我忽然心里十分难过……

小秋拉着我说着说不完的话,告诉我西郊公园的大象、小熊、猴子怎么好玩啦,又告诉我颐和园里山多么高啦,湖多么大啦……我只再三地嘱咐她说:“你到了广州,进了学校,别忘了给我写信呀!”

下午姐姐陪陈姨出去买东西。我在家帮助小秋收拾,把她在北京买的那些玩意儿,都收在一只小箱子里。

今天妈妈回来得早。吃过晚饭,奶奶就忙着吩咐姐姐把陈姨她们的提箱什么的,都放在一边。又说雨伞草帽什么的,也别拉下。奶奶又拿出一个手提袋,里面装了满满的点心糖果什么的,说是给小秋路上吃。

刚过八点,奶奶就催说:“你们该慢慢地走了,早点到车站,不心慌。”姐姐就出去叫车。陈姨站了起来,眼圈有点红了,却勉强笑着推小秋说:“你快给爷爷奶奶鞠躬说再见呀!”奶奶眼圈也红了。爷爷笑着摸着小秋的头说:“你回到广州也有爷爷奶奶呀,他们看见你才喜欢呢。”

妈妈和姐姐送她们上车站。小秋一点也没有舍不得,她的心大概早飞到广州去了!

奶奶帮我搬回原屋子去。我收拾好睡下,妈妈她们还没有回来。



8月18日 阴



今天去给曾雪姣补课。她的腿还在痛,在床上躺着呢,我们就在床边一张小桌上做功课。我看曾雪娇坐起来实在太累,做了一个钟头,我就劝她休息,她一定不肯,一直支持到十点钟。

我就是佩服曾雪姣,就像张老师常常夸她的话,她的意志真是坚强呀!她从新加坡回来就不容易。她的父母只有她和她哥哥这么两个孩子,而且曾雪姣一生下来,腿就有毛病。

她哥哥回国的时候,她一定要跟着回来。新加坡的英国政府是不发给回国华侨护照的,离开新加坡就不许再回去了。她妈妈哭得什么似的,但是曾雪姣终于回到她所热爱的祖国来了!她刚回来的时候,功课赶不上。虽然北京的天气比新加坡干爽多了,她还有时会犯关节炎。但这些困难她都咬着牙克服了。她入校不到一年,就参加了少先队,学习更有惊人的成绩。我们全班同学都佩服她,都爱她。侨委会的干部们常常来看她的,也都夸她。她每天坐三轮车上学。我们都在门口等她,搀她下车。放学的时候,她的车若是来晚了,我们就在门口陪她等着。过队日的时候,若在户外,我们都抢着替她拿小凳子。

孙家英待她最好了。孙家英的外号,本来就叫“姥姥”。她对谁都是又温柔,又慈爱,她对曾雪姣更像待她自己的小外孙女似的。她和曾雪姣住一屋,曾雪姣生病的时候,她就夜里起来给曾雪姣灌热水袋,揉腿。她常常背地里对我们说:“曾雪姣真坚强呀,她有时半夜里腿痛得流泪,可是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想家想妈妈的话……”说着说着地自己的眼圈就红了。

孙大爷经常在铁路上跑车,很少回家,孙大娘又常常忙街道上的工作,孙家英会把家事做得停停当当地,一点不让孙大娘操心。张老师就常常夸她。

曾雪姣有坚强的意志,她热爱祖国。孙家英爱劳动,又有温柔的性格,她能使曾雪姣深深地觉得祖国是个温暖的大家庭。这些高尚的品质,都是我应当向她们学习的!

明天姐姐要到西郊去赴夏令营了,她还是“营委”呢,管黑板报的——她是“黑板报专家”,她办了好几年黑板报了。

一下午她就忙着整理书,写笔记本子。晚上我帮她收拾东西,毯子啦,蚊帐啦,脸盆啦……都是我抢着替她去拿的,铺盖卷也是我帮她捆起来的。她高兴得直向我道谢。我忍不住要笑!我也不是整天淘气,我也会做点事呀。



8月19日 晴



今天姐姐一早就走了。王瑞芬也去,她也是“营委”,管文体活动的。王瑞萱本来说今天来找我玩,我等了一上午,她也没有来。

中午吃饭,只有爷爷、奶奶和我三个人。奶奶说小秋走了,显得冷静多了。又说她们该到广州了吧。爷爷说还没有呢,她们在汉口要换车的。我说过两年长江大桥造成了,从北京到广州就近多了。爷爷笑着叹一口气说:“你们这一代就是幸福,我们几十年不敢梦想的事,你们都遇见了!”

睡醒午觉起来,觉得屋子里空得很!我又不想看书,走到上屋,爷爷正在给爸爸写信。我跟爷爷要了一张信纸,就坐在爷爷旁边写:



亲爱的爸爸:

好久没有给您写信了,这些日子我实在忙得很,您要原谅我呀!

您走后不久,我们家里就来了客人(陈姨和她的女儿小秋),小秋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她新从日本回来,觉得祖国什么都新鲜,什么都好。她看见我们戴着红领巾,真是羡慕的了不得。我相信她上学以后,学习好,努力争取,她一定可以入队的。我曾陪她逛了北京的古迹,也看了一次戏和两次电影。她们真喜欢北京。陈姨说我们是有福气的孩子,因为我们能够在毛主席身边学习。昨天她们已经回到广州老家去了,姐姐今天也到夏令营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就抽出工夫来写信。

 爸爸,您真是幸福,在“人民的钢都”呆了这么久!您搜集了多少写作的材料?您到过那些工人叔叔家里去过没有?鞍山有几所小学校呢?

家里都好,爷爷和奶奶身体很好,妈妈和姐姐还是那样忙。有工夫请您多来信吧。祝您

健康!



您的小女儿奇 8月19日



晚上大家都睡的很早。我本来想等妈妈,但是过了九点妈妈还没有来!



8月20日 晴



今天天气好,早晨我帮助奶奶晒了两箱子的衣服。下午六点钟的时候,王瑞萱家的保姆来了,说王瑞萱的母亲叫我立刻就去。

到了王家,他们把我一直带到瑞萱的卧房里,她正在床上坐着呢,她母亲坐在床边,她父亲也在一旁站着。我一进去,他们就告诉我,原来昨天下午王瑞萱跟她父母到北海去玩,掉在水里了,是李春生把她救起来的。李春生把瑞萱交给她母亲之后,自己就跑了。瑞萱的母亲想去看看李春生,谢谢他。

这件事太意外了,我一点都摸不着头脑!我问瑞萱到底是怎么回事,瑞萱说:“昨天我本来是去找你玩的,后来我父亲说要去北海,我们三个人就去了。在五龙亭旁边,我碰见了林宜、范祖谋和李春生,他们都站在水边台阶上。我跟我爸爸妈妈要坐大船到漪澜堂去,他们坐在船里,我抱着船柱子站在船边上……”说到这里,她看了她母亲一眼,说:“你知道我妈妈总是罗罗嗦嗦地,当着船上许多人,她大声叫:‘宝贝,进来坐下吧,掉下去不是玩的!’她越叫我越不好意思进来,她急了,站起来拉我,我使劲地往后一蹬,一下子就滑下去了……你知道我又不会游泳!当时我又吓昏了,就在水里乱扑腾一气,越扑腾越往下沉。只听见船上岸上嚷成一片。后来我嘴里鼻了里都进了水了,我都糊涂了,只觉得忽然有人把我的衣服领子揪住了,他拉着我往岸上游,几下子就到台阶边上了。我母亲又哭又笑地把我抱过来,我睁开眼睛,就看见林宜和李春生水淋淋地站在我面前,后面还有范祖谋和许多别的人。李春生一下子就钻出人圈子走了。林宜说他自己也跳下去了,但是他游得太慢,是李春生把我救出来的……”

我都听傻了!我问:“范祖谋不是游得最好吗?他怎么没有下去呀?”瑞萱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大概他也吓糊涂了。”

瑞萱的母亲说:“昨天真是把我们吓坏了,昨天半夜里,我还吓醒了呢。瑞萱这孩子,总是不听话,这次吃了大亏,下次就得听妈妈的话了!”瑞萱把头一扭,说:“您昨天若是不那样使劲地喊我拉我,我好好地在外面站着,决不会掉下去的!您总是把人当作三岁的孩子,下次我决不再跟您一块出去玩……”瑞萱的父亲就说:“好了,好了,不说了!”回头就对我说:“听说李春生是你们的同学,这孩子真是‘见义勇为’!昨天我见他提着一只鞋,水淋淋地光着脚就跑了,我听说他家里很穷,我想送他一点钱,作为谢礼……”瑞萱看着她爸爸,把眉头一皱,说:“您总是说钱,多么难为情!不信您问陶奇,李春生会不会要钱?他一直就看不起我……”她母亲说:“不给钱就送点别的。他不是为救你丢了一只鞋吗?我们就送他一双皮鞋,再加上别的东西。”瑞萱说:“人家李春生从来就不穿皮鞋……依我看算了吧……”她母亲说:“那怎么可以!‘有恩不报’还成个人吗?你不用管了,我们去商量商量吧。”说着她母亲和她父亲就走了出去。

瑞萱拉我坐在她旁边,说:“你看我爸爸妈妈可笑不可笑!昨天一回来,一死儿问我李春生住在哪里,要叫保姆给他送钱去。我说我从来没到他家去过,也劝他们别给他送钱去,他们也不听,今天到底又把你找来了!你想,李春生本来就看不起我们,我们再给他送钱送东西去,不是讨没意思吗?”我说:“你的想法就不对,李春生从来也没有看不起你。我们一块去看看他们,好不好?”瑞萱想了想,说:“那么你带我一块去吧。”

瑞萱的母亲同意了我们的决定,还说明天她也同我们一块去。

我回到家来,奶奶就问我王家叫我去有什么要紧事?我把李春生救王瑞萱的事,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爷爷和奶奶都称赞李春生真是个勇敢的孩子,又问我李春生是少先队员不是?他们也觉得王家不应当给李春生送钱,因为友谊不是金钱买得到的。

我倒想起了一件事。上学期李春生申请入队,一直没有被批准,因为他不遵守纪律。这次他的表现很好,今年上学以后,我们一定要鼓励他好好地争取入队。

我对范祖谋很不满意,和李春生比起来,他就不配作一个少先队员!!
[PR]
by dangao41 | 2011-06-12 11:29 | 冰心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