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奇日記4

8月1日 晴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一早起来,姐姐就对我和小秋讲建军节的故事,还把她给她们黑板报写的稿子给我看,上面说:“在一九二七年的春天,在祖国革命势力发展得十分强大的时候,伪装革命的蒋介石,转过头来向革命者进攻。那年的四月十二日,蒋匪帮在上海屠杀了大批的共产党员、革命的工农和学生,使革命战争受了挫折。为了挽救革命,同年的八月一日,朱德、周恩来、贺龙和其他的同志在江西南昌,率领革命军三万多人,武装起义。不久这支军队就在井冈山和毛主席领导的革命军会合,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从那时起,中国人民就有了自己的武装。就是这支越来越强大的人民解放军,二十六年来,艰苦的斗争,终于把蒋匪和帝国主义势力赶走,解放了我们,使我们今天能过这样和平快乐的日子。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热爱他们,向他们学习‘爱祖国’、‘爱人民’和克服困难的勇敢顽强的精神,为建设社会主义社会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力量。”

我正在抄这段稿子——因为我觉得姐姐写得很好——,有姐姐的几个同学来了,大家都兴高采烈地,说学校里分了入场券,晚上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去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纪念日的跳舞,还看些文艺节目,赴会的有解放军叔叔、工人和学生,可热闹啦!

陈姨问:“你们都打扮了去呀?”姐姐说:“不一定,就穿平常的短衫长裤也可以。”陈姨不赞成,说:“过节高兴嘛,为什么穿得灰耗子似的!”说着就进屋去打开箱子,拿出几条裙子和花衬衣来,说:“这都是我自己从前穿的,颜色都不太花,你们不嫌旧,就挑去穿吧。”姐姐的同学就围上来,一面拿起看,一面夸奖。陈姨很高兴说:“这都是我自己裁做的。来,我替你们分配吧。脸色好的人,就可以穿蓝色绿色的;脸色白的人,就穿红一点的。发结最好和衣裙一样的颜色,脚上穿白鞋白袜就很好看。”于是大家纷纷试穿起来,姐姐的脸色最白,陈姨就给她穿上红底小白花的衣裙,两条辫子上打个大红结。奶奶过来看了称赞说:“你看大宝穿上颜色衣服多么好看。平常我劝她穿得花梢一点,她总不听!”我说:“到了将来,大家都穿得花花绿绿的时候,你就肯穿了吧?”姐姐一面换衣服一面笑说:“到了大家都穿的时候,就不显得别扭了。”

下午,爷爷从外面回来,满面笑容地叫小秋和我到屋里去,我们知道一定有什么好事,就争着给他倒茶打扇。爷爷说:“你妈妈不是答应过请小秋听戏吗?明天戏曲学校的戏可好啦,我已经买好了票了,连你妈妈都去。”这时大家都进来了。爷爷对陈姨说:“戏曲学校的戏最好看。明天的戏码上有《小放牛》和《闹天宫》,小秋和小奇一定爱看的。”回头又对我说:“这些小演员里面,还有许多少先队员呢!”

还没有听戏呢,我们已经高兴得跳起来了!我们正围着爷爷听讲《小放牛》和《闹天宫》的故事,看见王瑞芬来了,脸上很难过的样子。姐姐赶紧出去,拉她到西屋里去。过了半天,姐姐打扮好,和王瑞芬一块说笑着出来,王瑞芬好像又高兴了。

夜里姐姐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躺在床上了。



8月2日 晴



吃早饭的时候,姐姐告诉我们昨天晚上的联欢会热闹极了,她们跳了集体舞,文艺表演的节目也不错。我就问:“王瑞芬为什么不高兴了?”姐姐说:“就是因为她父亲又和她别扭了!从前她给志愿军写信,她父亲就不高兴。昨晚大家都去联欢,她父亲也不让她去,说什么‘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去跟大兵跳舞’。王瑞芬就急了,说:‘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救星,和从前国民党的匪军,怎么能比?’后来她母亲也帮她说,说同学们都去,也不是她一个人。她父亲才没说什么。”妈妈就说:“她母亲比她父亲好一些;上次孙大娘为托儿站房子的事情,又去找她帮忙,她口气很活,说是等她父亲到天津去以后再说。”我说:“那就是王瑞芬对她母亲动员过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她母亲还说要请您去给她看病,可是王瑞萱说她母亲没有病。”妈妈说:“我今天没事,去和她谈谈也好。”妈妈吃过早饭就到王家去了。

下午,爷爷、妈妈、陈姨、我和小秋去看戏。因为爷爷只买到五张票,奶奶说她怕热,姐姐要在家陪奶奶,结果我们五个人去了。

我们到的时候,剧场里面人差不多坐满了。屋顶上的四个大风扇,转得呼呼地响。台后响起了锣鼓,深绿色的台幕慢慢地向两边拉开,音乐又响了一会,从浅绿色的幕后,就走出来一个牧童,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头上戴着斗笠,右手拿着牛鞭,左手拿着笛子,他出来就一边舞一边唱。过了一会,幕后有人唱歌,又出来一个比我还小的小姑娘。我从来没有看过打扮得这么好看的人!她头上也戴着斗笠,上面钉着许多红红绿绿的发亮的玩意儿,身上穿的是大红绣花的衣服,腰上系着两幅裙子似的绸片,绸片的一头系在两手上,走起路来,好像蝴蝶的翅膀一般。她和牧童两个一问一答地唱着,又在台上穿来穿去地舞着,真是好看极了!她唱了一段就停住问牧童说:“牧童哥,你说我唱得好不好呀?”(这几句我和小秋都听得懂,我们都非常高兴。)后来他们定好明天还在一块玩,就分别了。那姑娘先走了,牧童送了她好远,又赶紧跑回来找牛。大家都笑了。幕闭上的时候,全场的人都使劲地拍手。

底下一出是什么《二进宫》。妈妈说这出戏我们听不懂,就带我们出来凉快。我们在场外台阶上站着,吃着冰棒,一边还谈着《小放牛》的事。

休息的时间,爷爷和陈姨也出来了。一会儿铃声响了,我们赶紧都回到位上去,《闹天宫》就开始了。先出来些非常可笑的虾兵蟹将和海龙王,以后一个穿着黄袍的猴子就出来了。他真是活泼呀!一会儿纵到椅背上去,一个斤斗又折了下来;他偷桃子吃的时候,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东张西望,他跳上跳下,挠耳抓腮,就像一只真的猴子一般。后来就上来了几十个天兵天将,男女老少都有,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密密层层地围攻他一个。他使一根金箍律,使得呼呼地响,把这些天兵天将,打得落花流水,四散奔逃!他打得越起劲,锣鼓的声音也越响。小秋兴奋得又笑又跳,又拍着椅背,那时大家都注意台上,也没有人管她了。最后美猴王胜利了,就闭幕了。

我们大家都站起来,又使劲地拍手,妈妈拉着我们就往外走,忽然台前电灯又亮了,幕又打开了,一大群天兵天将站成一行,美猴王站在当中,向我们笑着鞠躬。小秋又高兴得直跳!直到他们谢了三次,幕闭上不再开了,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走了出来。

回来我们抢着向奶奶和姐姐报告我们看的好戏。小秋说她大了就去考戏曲学校,因为她最喜欢唱歌和跳舞。姐姐说学演戏可得下苦功啦。这些小演员们天天练武学唱,此外还得和我们一样地学习,星期六和星期日下午还得公演。真是不容易呀!

今天我们真是兴奋,但是小秋和我都准备早睡,因为我们要躺在床上,把我们看过的那两出戏,细细地回想一番。



8月3日 晴



今天一早,我们就赶忙起来。这些日子我们总是起得很早,在路上还没有行人的时候,我们就赶着泼街。

我和小秋把水桶装满了清水,抬到大门外。她用喷壶,我用水勺,就泼起街来了。我们两个人也学《小放牛》上的牧童和村姑,在门前穿来穿去地快快地走,地上都洒出“8”字形的湿痕。小秋嘴里还唱着歌,唱完一段就站住问我说:“牧童哥,你说我唱的好不好呀?”胡同里走路和骑车的人都回头向着她笑,她就不好意思地大声笑了起来。

下午,陈姨替我和姐姐裁衣服。她送给我和姐姐每人一件白府绸短袖衬衫,和红花绸的裙子,说准备我们今年国庆节穿的。奶奶叫姐姐好好地在旁边看着学。陈姨用布尺给我们量了身材,姐姐把尺寸记了下来。陈姨在一张大纸上画了样子,姐姐就照着裁了下来。桌上堆着许多碎布。我和小秋两个人就赶紧去把小秋的日本娃娃抱出来,把她的日本衣服脱下,也用布尺给量了尺寸,画了纸样,我们就用那些碎布给娃娃裁了衣裙,裁好就缝了起来。我们因为省得常常穿针,就都使很长很长的线,结果拉来拉去地,就挽起结来了,怎么解也解不开!奶奶就走过来说:“你们真是懒!我们老人眼花怕穿针,还不使长线呢。使长线不但糟蹋线,还浪费时间。”我们听奶奶的话,把线剪短了,果然不打结了,做起来也快。一会儿工夫,我就做好了一件小衬衫,小秋也做好了一条小裙子。奶奶又给娃娃剪了小鞋样子,连最小块的碎布,我们也利用上了!大点的红绸作了鞋面,小点的白绸作了鞋底。我们越做越觉得有意思。时间过得真快,一会儿天就黑了。我们站起来的时候,脖子都有点酸!

我们今天真觉得快乐,小娃娃也穿上新的衣服,我们也学了本事!



8月4日 晴



今天早上去给曾雪姣补课的时候,听说林宜和孙家英已经在昨天到西郊的少先队夏令营去了,要六号下午才回来。

我们补完了课,李春生走来。我对李春生讲我们看的《闹天宫》的戏,那个扮美猴王的小演员演得好极了。李春生笑说:“真的孙猴子也比不过我,他水里不行,还不如猪八戒呢!我现在能在水底下捡东西了。”曾雪姣说:“可是范祖谋比你游得好得多!”李春生说:“他游得倒不错,林宜说他姿势也好。不过他游泳也是‘留一手’,不肯教给别人。林宜还求他呢,我就不向他请教!他在班里口口声声说‘互助’、‘团结’,我就看不上这种‘心口不如一’的少先队员!”曾雪姣就说:“你批评范祖谋,不要把少先队员说在里面!”李春生说:“谁把所有的少先队员都说在里面啦?”曾雪姣没有理他,只自己一瘸一瘸的走到院子里去。李春生也不开口,却走过来替曾雪姣搬出了她的小凳子。

我们都坐在大槐树底下。李大娘正坐在她门口挑枕头花呢,李春生的小弟弟秋生,爬在她身边地上玩。这孩子可有趣啦,乌黑的眼睛,红红的脸,小小的嘴,长得和李大娘一个样子。曾雪姣说:“秋生话说得不少啦,他什么都知道。”说着就叫李春生到她屋里拿出一本画报来,指着封面问:“秋生,你说这是谁?”他一下子摇摇晃晃地就站了起来,张着两只小胳臂,抬着头笑说:“……席……”李大娘高兴地说:“毛主席的像,墙上贴的,书里的,月份牌上的,他都认得。”曾雪姣又笑说:“秋生,你给陶姐姐唱一个《东方红》吧!”他就看着我们,把嘴张得大大地,唱:“东——光——红”,唱到这里,忽然害起臊来,把手指头放在嘴里,一回头就扑到李大娘的怀里去。李大娘赶紧把活计放在一边,说:“快起来,给姐姐唱呀……”这时李春生的三个大的弟弟妹妹,忽然从门外笑着嚷着地追着进来,小的就往屋里跑,大的就追,一下子把李大娘挂在门边的、雪白的枕头套碰到地下,还踩了几个大脚印。李春生就嚷:“你们又欠打啦,都给我出来!”李大娘脸都气红了,恨恨地过去把枕头套拾起,拍了几下,说:“这个月返了几次工了,这些小东西们,多会把我磨死才算!”

我就把秋生抱起,和曾雪姣一同进到屋里。曾雪姣说:“多会儿街道托儿站办起来就好了,李大娘整天让这些孩子都快闹糊涂啦。”

孩子多了,妈妈真苦真累呀!



8月5日 晴



今天下午王瑞萱请我和小秋去看“八一运动会”的电影。

这电影是五彩的,颜色美极了!解放军叔叔阿姨们的体育队伍,非常雄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检阅台上,都笑嘻嘻地向他们拍手。他们的表演也都非常的精彩;像全副武装的赛马啦,骑马从火圈里跳过去啦,摩托车从火上开过去啦,空军叔叔阿姨们的跳伞表演啦,海军叔叔阿姨的游泳比赛啦……最好的还是在赛马表演里面,有两个蒙族的少年,他们骑马飞跑,比大人骑得还好,真是草原上的小英雄呀!

看完电影,我们正要往外走,忽然发现前排一张椅背上,搭着一件黄色的雨衣。我们记得是一个梳着小辫、穿着蓝花格衬衣的大姐姐的。我们赶紧把雨衣拿起,挤出人群,在大门口左张右望。这时看电影的人们正往大街两边纷纷散步,就看不见有穿蓝花格衬衣的姑娘。小秋说:“她一定走远了。”瑞萱说:“要不然我们把这雨衣交给电影院的人,我们先回去吧。

她自己发现丢了雨衣,一定会回来找的。”我想了一想,就说:“昨天这时候,不就下了雨?这种天气雨衣就是需要的。我看这样好不好?小秋拿着雨衣在门口等着,我和你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沿街走着找她,要真找不到再说。”瑞萱和小秋同意了。我和瑞萱急急忙忙地分头跑去。我在人群里一面跑一面喊:“同志们!有丢雨衣的没有?”这时前面人堆里出来一位穿蓝花格衬衫的大姐姐,向着我走来,问:“我的雨衣忘了带出来了,你捡的是黄色的不是?”我说:“是黄色的,你掉在你的位子上了,我妹妹拿着在电影院门口等你呢!”她十分高兴地拉我的手说:“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红领巾!”我们就一同往回走,这时瑞萱也从那一头回来了。这个大姐姐从小秋手里接过那件雨衣,又再三谢了我们。我们看着她走远了,才转身回家。

回来的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心里很痛快。快进胡同口的时候,天上又起了乌云,就是现在忽然下起雨来,那位大姐姐也不会淋着了!



8月6日 晴



今天没有什么事,天气很热,我们就在家里玩。

姐姐又接到志愿军周少元叔叔的一封信,抄在下面:



亲爱的陶真同志:

  我日夜盼望着能早日接到祖国的来信,这个盼望终于实现了。你们的信是多么的珍贵,意义是多么的深长,使我们心底感到兴奋和温暖。没有什么更恰当的话,能够形容出来我们对祖国的热爱,我只能把千万句话并作一句:“伟大可爱的祖国,时刻在关心我们。”

祖国对我们的热爱和关怀,鼓励我们又打了大胜仗。大约在十天以前,我军在朝鲜中线,北汉江以西,金化以东的地方,向李承晚伪军展开强大的反击战。仅仅三十多分钟的战斗,就把敌军阵线全部突破。我军又冒雨乘胜追赶,敌人逃跑得狼狈万分,坦克、枪枝丢得满地,连他们可耻的太极旗也扔在烂泥里了!这次战役我军阵地又向南推进了十公里,歼灭敌军两万六千多名。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可惜我们不在那边,不能描写得更详细。

我没有什么更宝贵的东西可写的,我把中朝军民关系的事情写一下吧。我们守护在极险要的海岸线上,随时都可能受到敌机和敌炮的袭击,随时都有激烈的战斗发生的可能。这里叫长发里,有一位贫穷的姓郑的阿妈妮,她对待我们比她的亲生儿女还关心,每天我们还没有起床就给烧热了洗脸水,经常给我们的参谋同志洗衣服和被单,逢过节日就给我们做一些好吃的东西。她经常嘱咐我们说:“你们好好的保护身体,才能杀敌立功,才能保护我阿妈妮。美国强盗要叫我们死,我们还是要活下去!”我们全体同志同样亲切地关心她,得空就上山给她拉柴火,又给她挖了七八公尺长的一个洞子,把她全家的日常生活用品搬进洞内。遇到敌机袭击的时候,也保护她进洞内去。我们也送给她一些我们祖国的水果糖,阿妈妮喜欢极了。我们要调走的时候,我们又赠送她全家一些香烟、手巾、日记本、钢笔和衣服,并且相互交换了相片。我们早不敢告诉她,只在行动的时候才对她说:“亲爱的阿妈妮,我们要分别了。”一句还没有说完,她的热泪就滚下来了。她停顿了一时,说:“同志们你们走吧!去吧,狠狠地打那些万恶的敌人,为中朝人民报仇吧!”她说的很多,我们听得又不很清楚,但是我们的脑海里一股一股的一直冒火!

你们的来信我们全体同志都看得懂,我们爱听祖国的建设情况,政治运动,文化进军,还有人民生活和学习的近况,恰巧你们就是写的这些东西。朋友,前进吧!

最后,希望你们常来信。此致

敬礼!



你的朋友周少元 7月24日



8月7日 阴



今天早晨,我在奶奶屋里扫地的时候,听见奶奶问爷爷说:“你看看历书,明天是什么时候立秋呀?”爷爷说:“是早晨四点十五分。”奶奶说:“好!‘早立秋,凉飕飕;晚立秋,热死牛。’早立秋就早凉快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就说:“小秋不是立秋生日吗?”奶奶高兴地说:“这是她在国内的第一个生日,我们给她吃面吧。”我说:“我想给小秋买点礼物,最好不让她预先知道。”

这时陈姨和小秋走了进来。陈姨说她们要走了,想抓紧时间,去逛逛故宫,问爷爷趁今早阴天不热,能不能带她们去一趟。爷爷说:“好,故宫是一定要看的。”陈姨说:“还是我们四个人去吧?”我赶紧说:“我今天……有点要紧事,不去了,姐姐陪你们一块去吧。”小秋拉着我问:“你有什么要紧事呀?”我笑着说:“不能告诉你,反正你明天就知道了。”小秋还一定要问,我坚持没有说。

等她们出发了以后,奶奶就带我到了市场。市场里东西真多呀,五光十色的,什么都好。挑来挑去,最后奶奶决定给小秋买一双红花布面的“北京鞋”,好让她带到南方去穿。

我给她买了一本红皮的学习日记,让她上学的时候,可以写字。我们到家,把这两件东西都用红纸包起,由奶奶收好。她们还没有回来!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她们回来了。小秋一进门就嚷:“二姐,故宫可大可好看啦,里面的好东西多极啦!”爷爷笑说:“小秋还说呢,‘从前的皇帝多自私呀,一家就住那么大的一所房子!’”陈姨笑说:“从前尽听说北京的宫殿多大多好,今天总算看见了。我们还只看了一路呢,上台阶下台阶地我的腿都走酸了,就是小秋一点不累……”小秋又拉着我说:“你还没有看见那些大大小小的钟呢,都是金的,上面镶着珠宝,还有小人小鸟什么的。皇帝一个人要这么多架钟作什么呀?”姐姐说:“就因为他一个人的东西太多了,人民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人民当了家,皇帝住的用的就都归人民了,要不然你怎能进去看呢!”

晚上睡觉以前,小秋还问我那件“要紧事”办了没有?我一直没有说!



8月8日 晴-雨



今天我心里有事,一早就醒了,轻轻地走进里屋,小秋还睡得香着呢。我就在她耳朵旁边,轻轻地说:“过生日的孩子,醒来吧!”我说了两遍,小秋一下子就爬起来了,叫:“妈妈,今天是我生日吗?”陈姨也醒了,就说:“是吧?我倒忘了。”我笑说:“是的,今天不是立秋吗。我昨天说的那件要紧事,就是给你买礼物去了。奶奶和我都有礼物送你!”小秋高兴极了,说:“礼物在哪里?拿来我看看。”陈姨笑说:“你还不谢谢大家呀,真是太费心了。”

我把两个红纸包拿来摆在小秋面前。她打开了包,高兴得立刻把红鞋穿上,把那个本子抱在怀里。我说:“本子上还有我写的祝词呢。”陈姨把本子打开念:“送给小秋妹妹——希望你好好学习,多多劳动,争取做一个光荣的少先队员!”陈姨说:“小秋听见了没有?二姐希望你做一个少先队员呢!”小秋笑说:“听见了!”

中饭我们吃了汤面。小秋的碗里有两个煮熟了剥了壳的鸡蛋,上面还印着两个红色的“寿”字。这都是奶奶做的。就是把红纸剪个“寿”字,往鸡蛋上一贴,过一会再揭下来,上面就有红印了。

下午睡醒了午觉,小秋说陈姨给了她些钱,允许我们两个人自己出去玩玩。我们两个很高兴地就出来了。

我们先说去吃冰淇淋和点心,直到吃饱了为止。等到我们吃到半饱,小秋又想吃西瓜。我提议买一个小小的,割开了把冰淇淋装在里面吃。我们吃起来果然很好,可是小秋只吃到一半就说吃不下去了。我觉得非常可惜,于是我吃完了我的一份,又把她剩下的全吃了下去!

吃完冰淇淋,我们又想去看电影,走了两处电影院,都是“客满”。我们就到市场,逛了一会,外面下起雨来了。我拉着小秋赶紧就往回跑。离家还有好远,就下起大雨来了。路上水多极了,因为小秋穿着新鞋,我就抱起她走。我们跑到家的时候,浑身都淋透了!

奶奶抱怨我为什么不早点带小秋回家。姐姐就赶紧给我们洗热水澡。小秋先洗的。我在等着洗澡的时候,冷得直打战!姐姐就把一条大毛巾,紧紧地给我裹在身上。

今天晚上妈妈回来得早,晚饭我又吃了许多,吃完却有点想吐。



8月9日 晴



昨天晚上,我起来泻了三次。

今早陈姨和小秋到西郊去了,小秋的叔叔来接的。

今天一上午,我又泻了四次。妈妈给我试了温度,是三十九度。妈妈给我吃了四片磺胺胍,四片苏打。

我搬到妈妈大床上来睡,没有吃午饭。

下午我的热度是三十九度六分,又吃了药,这次每种只吃两片。

妈妈坐在我床边,陪我,一面给爸爸写信。幸亏今天是星期,不然妈妈就不能在家了。

下午到晚上,我只泻了两次,不过头觉得很昏。

今天晚上跟妈妈睡,我真是快乐。



8月10日 大雨



今早妈妈又上班了,叫姐姐看着我。我今早的热度是三十八度,又吃了药。

姐姐坐在床边陪我,先给我讲几个故事,后来慢慢地就说我不该乱吃,知道要下雨就该早点回来。我惭愧得脸朝里躺着,没有说话。姐姐就比我好,她的身体不如我,可是她就很少生病。她从来是有节制的!

中午下了一场极大的雨,哗啦哗啦地,屋里说话都听不见。我想小秋她们今天也不能到西郊公园去了。

下午我的热度是三十八度二分,继续吃药。
[PR]
by dangao41 | 2011-06-12 11:30 | 冰心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