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奇日記3

7月25日 晴



今天早上,爷爷提议今夜去逛北海公园,划船,看月亮,吃野餐。我们个个拍手赞成,爷爷真会玩呀!

这一天过得真慢!奶奶和陈姨忙着做吃的。姐姐忙着包装吃的。我就教给小秋唱歌。

下午刚过六点,陈姨、妹妹、小秋和我,就先到了北海。我们好容易等到了两只船,我跟着陈姨,姐姐带着小秋,就划开了。水上好热呵,太阳直晒着!陈姨撑着小伞,小秋戴着草帽,姐姐也带了一把大蒲扇。她看见我晒得直流汗,就把扇子递过来给我。我不要。我晒一会儿不要紧,她晒多了会头痛的。

我们不敢走远,只在漪澜堂旁边盘旋。果然过不一会,爷爷和奶奶带着野餐篮子也来了。爷爷上了我们的船。奶奶上了姐姐的船,小秋看见爷爷来了,便也要上我们这边来,陈姨就和她换了。

小秋和我并排坐在船中间。爷爷坐在船尾,笑着问小秋:“你说北海美不美?”小秋笑说:“美!”姐姐在那边船上伸手一指说:“你看那岛上高高的白塔,是三百多年前就盖起的‘西藏式’的塔……”我们两个人就抢着问:“什么是‘西藏式’的呀?”姐姐说:“我们中国不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么?我们有汉族、回族、蒙族、满族……和许许多多的兄弟民族。每个民族盖起房子来都有自己特别的形式,藏族同胞盖的塔就是这样的……”我说:“我们的兄弟民族,还有他们自己的服装呢。在五一节游行的时候,他们的队伍最好看了,花花绿绿的。女人们还带着一串一串的丁丁当当的首饰呢。”姐姐说:“他们的唱歌才好听呢,舞蹈才好看呢!”我就对小秋说:“今天早上我教给你唱的那支《西藏舞曲》,就是藏族同胞跳舞时候唱的歌。还有那支《歌唱二郎山》,就是解放军叔叔在修筑到西藏去的公路的时候唱的。”小秋说:“二姐,等那条公路修好了,我们一块到西藏去,好不好?”我问:“去做什么?去玩呀?”小秋想了一想,说:“不,去为西藏同胞服务!”她进步得真是快呀!

 太阳落下去了,水面上一片红光。妈妈还没有来,我就站起来东张西望。果然不久从那边长廊上,许多人中间,看见妈妈很快地走来了。我高兴得大声喊“妈妈”,小秋也跟着我喊,一面赶紧把船划了过去。妈妈上了船,就笑向我说:“你大声嚷什么?人人都像你这样嚷,那北海有多乱呀!”

奶奶忙着给我们分盘子,分吃的。我们用湿手巾擦过手,就吃起来。小秋忽然站起来,向东指着说:“二姐,快看!”我回头一望,原来月亮上来了,亮晶晶的像一面大金镜似的,在树梢头挂着。大家都说:“好月亮!”水面上起了凉风。人影船影都模糊了,模糊的影里听见许多船上有人唱歌。

妈妈默默地坐在船头上,手里托着茶杯,仿佛在想什么。我过去轻轻地问她:“妈妈,你累了吧?”妈妈惊醒过来,笑说:“我一点不累。我想起上次你爸爸来信提到鞍山厂区,夜里到处是电灯,再加上炼钢厂的火光,半个天都照红了。像今天晚上,他们那边一定更亮了,又有月亮,又有火光,灯光……”这时小秋也挨过来了,说:“二姐,你猜现在北海像什么?就像我从前在日本看的电影里,公主和王子们住的宫殿一样,又亮,又美。”妈妈笑说:“北海本来就是宫殿,七八百年一直是公主王子游玩的地方,如今才属于我们人民的。”

四围水边的灯光,越来越密了。月亮快要升到天空的当中。那座“西藏式”的白塔,在月光下就像是雪堆成的,好看极了。

奶奶说时间不早,该准备回去了。大家忙着把手巾杯盘什么的都装了起来。小秋端起一盘子果皮,就要往水里倒。我连忙拦住她,把果皮用纸包起来,放在篮里。我告诉小秋,若是人人都往水里扔果皮什么的,北海不久就要成了脏水池了。

我们到家已经九点半钟。今天我们玩得真快乐!



7月26日 晴



今天早晨,我们还没起来,就听见有人敲门,又喊:“陶奇,小淘气!”是李春生的声音。姐姐赶紧爬起出去开门,一会儿,我听见李春生在院子里说:“我妈病了,昨天半夜里,直吐直泻。孙大娘说请陶大娘去给瞧一瞧。”姐姐还没来得及说话,妈妈就在上屋说:“你先回去吧,我立刻就来。”等到我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提着小药箱,走到门外了。

早饭后,王瑞芬带着王瑞萱来了,说是来看小秋。王瑞萱说:“你有了小表妹,就不找我玩去了。”我说:“没有的事!”我们就一块玩小秋的日本娃娃。

妈妈回来了,姐姐忙着给妈妈端早饭。奶奶就问:“李大嫂‘怎么’啦?”妈妈说:“没有什么,就是累着了,又受了热;打了一针,现在好多了。”奶奶说:“李大嫂就是孩子多。你们的托儿站若是搞成了,她把小孩子往站里一送,自己就能上被服厂去了,又少受累,工资也多。”妈妈说:“托儿站就是房子太困难了。我们连保育员都训练好了,光找房子就找了半年。”我听到这里就问瑞萱:“你家一进门西边那个小院子,不是空着吗?租给托儿站就很合适。”瑞萱说:“孙大娘她们和我妈妈说过了。妈妈还没有答应……”王瑞芬说:“我妈妈还好,她是怕吵,又怕孩子们毁房子,她只说‘我不等那两个钱用。’我爸爸却冷笑说:‘据说这托儿站是街道互助性的组织,帮助劳动妇女的。我也不是劳动人民,我也没有和他们互助的义务。’他说着还把祖宗牌位都搬到那屋去,供了起来。他对我母亲说:‘下次她们再来要,你就说我们这屋子供了祖宗了。反正人民政府也不能禁止人供祖宗的。’您看我爸爸……”王瑞芬说到这里,脸上显着十分难过的样子。妈妈说:“你们要慢慢地好好地说服他……”王瑞芬说:“我平常总是耐心地对爸爸讲,我们都是工人阶级养活的,爸爸还是听不进去。这都怪我们说服力不够,我们还得继续努力。”

她们玩到吃午饭的时候就走了。王瑞芬和姐姐晚上有她们团小组的聚会,我就约王瑞萱来和我们一块儿看月食。

下午六点钟以后,林宜和范祖谋就来了。接着孙家英和李春生也搀着曾雪姣来了。我们都在院子里坐着。王瑞萱来的最晚。奶奶端出自己熬的酸梅汤来,请大家喝。

李春生坐不住,他又不爱理范祖谋和王瑞萱,就在这几间屋子里进进出出,摸摸这个,碰碰那个,又抢着搬收音机。

结果是林宜和我搬出来的,放在窗台上。李春生不时去捻开收音机的钮子,说:“听听月食讲话开始了没有?”林宜跑过去拦住他,说:“还早呢,你尽拧开关,把机器弄坏了!”范祖谋站起来拍拍手说:“大家安静!我就会讲月食的道理……”这时收音机里忽然放出沉稳而又清朗的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报告新闻……开城消息……朝鲜停战协定,已经由谈判双方完全达成协议……”大家先是一下子愣住了,听到这里猛然醒悟了过来,不约而同地大声拍手欢呼起来,“朝鲜停战啦!”爷爷、奶奶和陈姨,都兴奋地从屋里跑了出来,奶奶笑说:“好了!好了!朝鲜人民可以不再流血牺牲了。”陈姨说:“朝鲜的妈妈们,夜里可以睡好觉了!”

我们七嘴八舌地笑嚷成一片。在忙乱里,李春生又拿起爷爷的手杖,扛在肩上,开步走着,一面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小秋也赶紧去扛起她的小伞,跟在李春生后面跑。正乱着,姐姐和王瑞芬兴冲冲地从外面进来了,我们立刻围了上去,嚷“朝鲜停战啦”,“志愿军叔叔要回来啦”,姐姐也笑着说:“这真是可喜的消息呀!不过我们还得警惕,美国鬼子虽然打得大败亏输,迫得非停战不可,他们可决不肯就此罢手的,我们可是一时一刻也不能松懈呀!”王瑞芬也说:“我想志愿军叔叔也不会立刻就回来的,朝鲜被侵略战争毁得那么惨,志愿军叔叔们一定要帮着朝鲜人民,把他们的祖国重新建设起来的。”

我们正听姐姐们讲得入神,回头一看,原来太阳已经下去了。天上从深红变成深蓝。满天的星星都出来了,特别的多,特别的大,特别的亮!一会儿,月亮从东边屋脊上,像一面蒙着薄薄的黑纱的通红的圆镜,慢慢地升了上来。月已经全食了!

慢慢地,慢慢地,在月亮的一边,出现了弯弯的一牙光影,光影越来越大,一个小时之后,黑影完全消灭了。月光照遍大地,星星都看不见了!

同学们走的时候,已经十点钟了。



7月27日 晴



今天小秋很不乖,因为陈姨晚上要和爷爷奶奶去听戏,她就哼哼唧唧了一天,一定要跟去。我怎么劝她,她都不听!

小秋有时候很使我生气,她不听话,又很皮。她常常冷不防地推我,打我,胳肢我。她又爱撒娇,穿衣服叫别人扣扣子,穿鞋叫别人系带子,吃果子叫别人削皮。姐姐总不让我替她做。姐姐说:“她从小惯的一点事情都不肯做,你不要再惯她了!”其实我并不想惯她,我就是喜欢有一个妹妹,我好照应她,带着她玩。慢慢地小秋就和我皮起来了。可是她从来也不敢逗姐姐,姐姐总对她说理,所以姐姐常说:“她为什么不欺负我呀?你就是平时太随着她了。”我也真是不中用,我这个脸就是绷不起来嘛!

晚上妈妈回来的时候,小秋还在跟陈姨麻烦,她说:“我在日本的时候,多晚我都出去!日本的电影院和戏院里都有小孩子,抱在手里背在背上的还有呢,她们都是半夜才睡!”陈姨就说:“别闹了,带你去吧,你去了可不许吵。”妈妈就过来把小秋拉到一边,笑对她说:“小秋,乖孩子,我们不是不让你听戏,是因为时间太晚了。‘早起早睡身体好’,你看二姐比你还大,她都不去。你知道比你矮小的三尺以下的孩子,连白天都不能进戏院、电影院呢。”

小秋低着头撅着嘴说:“我们中国的大人为什么不让小孩子看戏看电影呀?”妈妈笑了说:“我们中国的大人,到处总要照顾到小孩子的身体的。因为孩子们长大了,就要接替我们大人,做许许多多很大很好的事情,让大家过更好更幸福的日子。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你们,好叫你们长得结结实实的,将来你们才能做比我们更多更重要的工作。你不是常说,你长大了要替我们大家做许多工作吗?那么今天晚上,你就在家里乖乖地睡觉,等哪一天我们有工夫,一定带你去看一次小演员演的京戏,可好看啦!”小秋低头想了一想,就笑着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二姐,我们洗澡去吧。”她还高高兴兴地回头向爷爷、奶奶和陈姨招手说:“再见!”

最高兴的是姐姐了,她本来很紧张!在小秋吵着要去的时候,她就跟奶奶说:“你们走了就得了,等我们慢慢地劝她。”在看见陈姨动摇的时候,她就想劝陈姨不要答应。等到妈妈回来,一篇道理把小秋说服了,她才松了一口气,用一种佩服的眼光,看着妈妈,又回头看着我微笑。我懂得她的意思,她是在说:“我们都得向妈妈学习呀!”



7月28日 晴-雨



今天早晨,去给曾雪姣补了课。

睡过午觉起来,天有一点阴。我们都在上屋玩。姐姐自己在屋里看书;奶奶叫她,她只答应着,可总不出来。

奶奶对陈姨说:“大宝从小就是个安静的孩子……”小秋立刻问:“谁是大宝呀?”奶奶说:“大宝就是你大姐。”回头又对陈姨说:“她从小就跟着我,那时候他爹妈都在念书呢。学名也是我起的,叫‘陶珍’,珍宝的‘珍’。后来她爷爷嫌‘珍’呀‘宝’的太俗气,就改成真假的‘真’了。”小秋问:“二姐的名字是谁起的呀?”奶奶说:“也是我。她生下来以后,她爸妈又跑到解放区去了。你二姐从小就淘气,三个月就会咯咯儿地笑,冲着人挤眼睛。我说就叫她‘淘气’吧!她爷爷就给她起了名字叫‘陶奇’,奇怪的‘奇’……”小秋就笑着过来拧我的脸,叫:“淘气,淘气!”我把她推开,就问陈姨:“小秋的名字是谁起的?”陈姨说:“是她爸爸起的,因为她是立秋那天生的。”我问:“小秋的爸爸在哪儿呢?”陈姨还没有回答,小秋就说:“我刚生下几天,爸爸就死了,我没有看见过爸爸。”陈姨很难过地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奶奶说:“我听到小奇的妈妈说过一点你们的事,小秋的爸爸真是死得太惨了!年纪轻轻的……”陈姨叹了一口气说:“那是日本对中国进行侵略战争的时候,我们还都是学生呢。小秋的爸爸就是因为和许多中国在日本的爱国学生在一起,发起反对侵略战争的运动,被日本的宪兵队捉了去,严刑拷打,以后就……”说到这里,陈姨的眼圈红了,拿出手绢来擤鼻子。小秋连忙过去挨着陈姨站着,轻轻地推着她。

奶奶的眼圈也红了,说:“日本人怎么都是这样狠心呀……”

陈姨说:“那倒不,一般日本老百姓也是反对战争的。我们房东老太太的儿子,是个小学教员。也是因为反对战争,被宪兵队抓了去就没有下落了。这老太太帮助我收殓小秋爸爸的时候,她哭得比我还痛,她说:‘我比你还苦,我连我儿子的尸首都找不到……’”陈姨说着就哭了。怪不得陈姨刚到的那一天晚上,我听见她在哭,原来她有这么一段惨痛的经历!

如今这可恨的日本帝国主义刚被打倒,美帝国主义又要帮它复活起来,我们一定要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日本!!!

这一天过的很沉闷,幸亏下午下了一阵雨。



7月29日 晴



今天中午,姐姐去买来了四张电影票。奶奶请我们看《龙须沟》。小秋乐得拍手直跳!

午饭以后,我们只躺了半个钟头,奶奶、陈姨、我和小秋就出发了。

奶奶是第二次看《龙须沟》了,第一次就哭得什么似的,可是她又哭又爱看!这次她还同陈姨说:“多带块手绢去吧,这故事可惨啦!”我真希望她老人家别在电影院里哭出声来!

奶奶就是爱掉眼泪,“惨”的事她也掉泪,“乐”的事她也掉泪,一来二去眼圈就红了,多不好意思呀!

这个电影院很小,人也不太多。我们到得早——奶奶出门永远是“提早”。(姐姐常说如果赴会的人,个个都像奶奶,不知要节省多少时间。)

《龙须沟》这故事上半段真惨!在下大雨的时候,又穷又病的赵大爷,屋里哗啦哗啦地直流水。老老实实的程疯子,让恶霸的狗腿子打得满嘴流血。在那个可爱的,会帮妈妈做活的,满院子人都喜欢的二妞子掉在水沟里淹死的时候,电影里她的妈妈和街坊们都大哭起来,看电影的人也忍不住都掉眼泪了,有的老太太抽搭的声音比奶奶的还大!我偷眼看陈姨也在用手绢擦眼泪。小秋是用手背擦的。我一直忍住没有动,让眼泪流在我脸上。忽然幕换了,一幅大五星红旗哗啦啦地飘了起来。大家高兴极了,都使劲地拍手。趁大家在拍手,我赶紧拿出手绢来把脸擦干了。

看完电影出来,门外太阳好大,天气好热呵!我看见小秋的眼睛还红着,就过去搂着她,劝她说:“你知道吧?这都是解放以前的事了。后来不是龙须沟都修好了,人民日子也好过了?我们永远不会再过那种苦日子了。”

小秋点了点头,说:“可是二妞子已经死了,她什么好事情都没有看见!”我心里也难受得很。

我们走到胡同口,碰见王瑞萱,她一定要拉我们到她家去玩。我答应她明天和小秋一块去。



7月30日 晴



今天一早作过暑期作业,就带小秋到王家去玩。陈姨还替小秋加意修饰了一番。

到了她家,瑞萱把我们带到她的屋里。小秋看见她书架上层,摆着大大小小七八个很好看的洋娃娃,高兴得伸手就要去拿。瑞萱赶紧说:“你别动!你要哪一个,我拿下来你看。”小秋说:“我要那一个顶大的。”瑞萱说:“我拿着你看。你要把她抱得太紧了,她的衣服会弄折了的……”

这时瑞芬也进来了,听见就说:“一件东西大伙玩才有意思,一个娃娃要你也抱她也抱的,才算是大家的宝贝。”她一面说就把那个大娃娃抱下来递给小秋。小秋欢喜得轻轻地把娃娃托在臂上,细细地看她的脸。

瑞芬又问我:“你姐姐在家吗?”我说:“在家,你去找她玩吧。”瑞萱就说:“姐姐,那你就跟陶家说一声,我请陶奇和小秋在我们家吃饭了。”我正要推辞,看见小秋仿佛愿意似的,就对瑞芬说:“那么你就在我们家吃我们那一份吧。”

瑞萱又把她的故事书和连环画什么的都拿了出来。我们正在看,瑞萱的母亲就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保姆,端着一盘切好了的西瓜。瑞萱的母亲画着眉,雪白的脸,嘴唇搽得鲜红。(夏天看着怪热的!)她一面让我们吃西瓜,又拉着小秋,上下地看她,说:“多漂亮的衣服,是在日本买的吧?日本女孩子的衣服样子就是好!”小秋说:“不是,是我妈妈自己做的。”瑞萱的母亲又对我说:“你妈妈什么时候有空,再请她过来给我看看吧,我的胃还是不大好。你妈妈上次没给我药吃,只叫我多运动……”瑞萱就说:“姐姐不是叫您早点起来,跟我们一块做广播体操吗?”她母亲把头一扭,说:“你姐姐就是瞎闹!我又不是学生,做什么广播体操!”我说:“我妈妈忙极了,有时候晚上都不回来。您要是难受得厉害,先到医院去看一看也好。”她母亲说:“医院我懒得去。人多,气味不好,等的工夫又大,不病也等病了。告诉你妈妈星期日来也不晚……还有上次我叫人给你妈妈送去那块衣料,她为什么又退回来了?大概是嫌礼轻……”我因为不知道这件事,就没有说话。她母亲一边说着就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看见瑞萱的父亲了。他是个大胖子,穿一身白绸子裤褂,手上还戴着戒指。饭桌上摆着满满的菜,大家都低着头吃饭,没有一个说话,只听见头上大电风扇呼呼地响。我吃完本来想添饭,一个保姆过来,要拿我的碗,替我添饭。我觉得不习惯,又不好意思,就说我吃饱了,不吃了。

吃完了饭,我就拉着小秋告辞。路上我说:“我不大喜欢到瑞萱家去。瑞萱倒没有什么,就是她家里的‘空气’使人觉得很别扭。她母亲娇贵得很,自己总以为有病,总要拉妈妈去替她看病!你知道我妈妈多忙呀。还有她父亲那样子我也看不惯……”小秋说:“瑞萱也不好!她就很自私,娃娃不让人抱,吃西瓜也是自己尽挑大块的,一点也不让客人!”

我想这是她母亲惯的。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她不也是尽挑着好鱼好肉,往瑞萱碗里送!

回到家里,姐姐和瑞芬正在厨房里洗碗。上屋有一位年轻的客人正和人家说着话。陈姨说他是小秋的叔叔,在西郊一个大学里教书,他是来接她们在八月里去西郊住几天。小秋的叔叔看见小秋很高兴,他拉着小秋问长问短。又说西郊好玩极了,有万寿山,西郊公园什么的。她们到了城外,他就带小秋天天玩去。他和陈姨定好了八月九号早晨来接她们。



7月31日 晴



今天早晨爷爷对陈姨说:“西郊的名胜有小秋的叔叔带你们去玩了,但是在北京你们还必须去参观天坛,因为天坛是北京最伟大最美丽的一所建筑。”

下午四点钟,爷爷和陈姨就带着我和小秋到天坛去。

天坛里面真大呀!大路旁边和广场上排立着数不清的苍翠的柏树,树干粗极了。爷爷说天坛和这些古柏都有五百多岁了,它们比我大四十多倍呢。

我们走进西门,上了高大的白石大道,往北一直走到祈年殿的层阶底下。抬头一看,这祈年殿真是雄伟美丽呀!它是圆形的,上面有三层深蓝色的琉璃瓦顶,中间有五色的彩画。我们上了台阶,进到殿里,抬头看见屋顶上每一个方框里都画着云彩的图案。爷爷说:“这祈年殿是从前的封建帝王来祈祷五谷丰登的地方。这方框叫做‘藻井’,里面画的是四季气候不同的云彩,所以没有一个是相同的。”

我们出了祈年殿,就往南走。到了一个圆形的围墙前面,爷爷说:“这是‘回音壁’,你们去站在两边,轻轻地问答,彼此就都能听见。”我和小秋就赶紧分头跑去,把耳朵贴在墙上。我听见小秋轻轻地说:“二姐,你在哪儿呢?”我笑说:“我在这儿呢……”我们正说着,看见后面来了一大群人。男的穿着西装。女的身上披着极其美丽的轻纱,手臂上戴着许多耀眼的镯子,额上点着红点,耳朵上戴着大耳环。我们就站开,让他们也来听。陈姨低声说:“这是印度朋友,到北京来玩的。”

我们又走上“圜丘”,爷爷说这是从前帝王祭天的地方。这是一个三层汉白玉砌成的圆的平坛,每层也都有白石的栏杆。顶上一层台面,当中是一块整的圆石板。爷爷叫我们站在正中间,又叫我们喊一句话。我们两个人就并排朝南站着,齐声喊:“毛主席万岁!”就听见四面八方有隆隆的回声:“毛主席万岁!”这时印度朋友们正走到台下,就抬头来看。有两个年轻的女人便走上来,摸摸我们的头问:“你好?”我们笑着说:“好,你好?”那两位印度女人便也笑着喊:“和平万岁!”我们拉着她们的手也跟着她们喊。我又喊:“印度人民万岁!”底下一大群印度朋友都笑着向我们拍手,他们又拥上前来,和我们站在一起,我们一同喊:“和平万岁!”“印度人民万岁!”“毛主席万岁!”在我们笑着喊着的时候,有一位印度朋友给我们照了像。照完了像,他们就走了。我们彼此笑着挥手说了“再见”。

陈姨望着她们的后影说:“印度女人的衣服多好看多凉快呀,走起路来飘飘扬扬的。”小秋问:“印度国在哪里呀?离我们远不远?”爷爷说:“印度在我们的西南边,和我们隔着一座大山呢,可是我们两国在两千年以前就有交往了。《西游记》上唐僧取经的‘西天’,就是现在的印度。”小秋想了一想,说:“那么在有天坛的一千五百年前,我们和印度人就是朋友了。”爷爷笑着说:“对!”

圜丘上太阳很大,我们就到下面茶桌上去坐了一会儿,喝了橘子水。爷爷要了一壶茶,他说凉水喝了不解渴。

我们坐到黄昏才回来。今天我们真快乐。我们看了天坛,又和印度的朋友们一块照了像,我想他们会把我们的像片带回印度去的!
[PR]
by dangao41 | 2011-06-12 11:31 | 冰心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