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全文  why

①小姨长我八岁。我从小就是小姨的跟屁虫,小姨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说小姨小姨,我最最想你,比想我妈还想你。小姨说我也是。

有一次跟着小姨回乡下,走在村头小路上,眼前是棵大柳树,小姨走在前,从右边绕过,我走在后,从左边绕过。小姨看见了,急忙退回来,也绕到左边。小姨告诉我,两个人不从一边儿走,将来要分心的。从此以后,不论和谁走在一起,我再也不敢绕开走。

大年初一那天,乡下人不兴洗衣服,大概是怕初一做家务,一年吃苦。可是过年那天,天大亮,我醒来睁开眼一看,小姨搬来两个洗脸盆正在洗我的脏衣物。

小姨回乡下常常领着我,我们一起去看露天电影,一起去供销社买零食,听她的小姐妹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一张牡丹花图案的包袱皮儿为什么找不到了。和她们一起猜字谜,我经常是最快举手,于是小姨就显得很开心很自豪,心安理得的样子等着小姐妹们夸奖我。小姨还悄悄告诉我那个丢了包袱皮儿的最温柔可爱的女孩正在暗恋着小舅舅。到了晚上,小姨把火炕烧得热乎乎的,我们就钻进暖和的被窝里一起读三姨手抄的刑侦小说,什么『一双绣花鞋』呀,什么『梅花档案』呀之类的。

小姨那时风华正茂,也爱美。有一年街上开始流行高跟塑料凉鞋,小姨也买了一双白凉鞋回来,穿上了又觉得太招摇,借了父亲的小钢锯,二话不说就把鞋跟锯掉了半截。小姨的漂亮衣服,往往不出两个月,就穿在我身上了。她经常指着自己的衣服对我说:“这件儿也是你的”。

不过这些开心的回忆都远远比不上去小姨学生宿舍的那些日子。小姨学习成绩优异,高中考上了城里最好的一所学校,寄宿制。从我家到小姨的学校步行只要1个小时左右,于是我如鱼得水,常常让小姨接我去她的集体宿舍住。每当回忆起那段日子,至今让我激动不已。对于一个还在上小学的毛孩子来说,那些情窦初开的大姐姐们每个人都罩着一圈淡黄色的光环,她们细腻的皮肤,优美的曲线,圆润的胳膊和肩膀,丰满挺拔的胸部,还有各式各样花衬衫里时隐时现的内衣的轮廓,无不让我感到一种紧张而又神秘无穷的魅力。我躺在小姨的床上,默不作声却又全神贯注地听她们唱歌,讨论班里的男生,模仿生物老师的滑稽动作,房间里弥漫着雪花膏甜丝丝的香味儿和一种说不出的体香,让人窒息。这时仿佛我的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一个陌生的流体世界里,这就是青春吗?青春,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词眼儿,让我觉得如此遥不可及,又有些迫不及待。在大姐姐们此起彼伏的笑声里,我的心怦怦跳个不停,我屏住呼吸,静悄悄地等待属于我的青春的到来,可是每次总是等不到什么,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后来小姨最好的一个朋友爱上了班主任,两人经历了一段短暂而又惊心动魄的爱情之后,以班主任调离而告终。多年以后,母亲谈起一个熟人说,对了,他当年还是你小姨的班主任呢。母亲的一句话立刻把我带回那拥挤的女生宿舍,我仿佛又闻到了空气里游丝般漂浮的友谊牌雪花膏的清香。


②初中毕业后,我也升入同一所高中,那时我家已经搬到了离学校只有10分钟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寄宿。可是我还是在升入高三后执意办理了住校手续。時隔八年,小姨和小姨的同学们早就离开学校各奔东西了,当年的女生宿舍也改成了体育教室,我们住的是新建的宿舍楼,十分气派,我却再也没有找到小姨和她的同学们曾经拥有过的那一块小小的空间。也许是因为我和小姨的那段回忆在她离开学校那天,就已经被我打上了封条,所有的笑声和空气还有点点滴滴的往事我都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却从来舍不得打开。

小姨升入高三后,不知为什么,患上了严重的脑神经痛,疼起来有时用头撞墙。母亲安排小姨住院检查治疗,几个月后病情虽然有所缓解,病根却留了下来,学业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小姨无奈放弃高考机会,回乡下老家。

过了一段日子,亲朋好友们开始忙着给小姨提亲,左一个右一个,条件都不错,可小姨就是不答应。大家都说,这孩子真犟,看来是被我们惯坏了。后来小姨终于主动坦白,她早就喜欢上了一个初中同学。不久,未来的小姨父给领来了,是乡里的小学教师,个子不高,浓眉大眼,总是笑眯眯的,很和善,一看就是个忠厚老实人。小姨原来已经有心上人,这对我简直是个晴天霹雳,我和小姨那么好,她却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个我不认识的人,却可以在小姨的心里占据比我还要大的空间,这令我十分难过,充满妒意。我不甘心地问他,小姨上初中时什么样,他眯着眼睛很幸福的样子说,你小姨很淘气,每天中午休息时都往我的鞋壳里灌满沙子。

那时候社会还很保守,青年男女难得有机会约会,母亲有意给小姨和男朋友一点单独时间,腾出一个房间让他们慢慢谈,我傻乎乎地像从前一样,也跟了过去,被母亲一把拉回来,骂我不懂事。

③就这样,小姨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小姨父,相继生了两个表妹。我上大学时,表妹们大概有三四岁,小姨是家庭主妇,姨父一个人的薪水养活四口人,生活想必十分拮据。我有时给小姨写信,告诉她一些学校的趣闻,回信大多是小姨父,说小姨已经看过信了,大家都很欣慰,让我注意身体,用功学习,团结同学。小姨父也写一手好字,令我钦佩不已。只有一次,我意外的接到一封小姨亲笔写的挂号信,信封比平时厚,打开一看,里边除了便笺,还有大大小小几张纸币,数了数有三十块钱,除了两张面值十块的,还有一张五块的和几张一块的。小姨说钱虽然不多,是小姨的一点心意,让我不要告诉母亲。那时在北京,一个普通大学生的月生活费需要八十块左右,小姨从她一家微薄的生活费里攒下来这笔私房钱该有多么不容易,想到这些,我的心都要碎了,那笔钱很长时间我都舍不得花。

后来我来到日本,经济上自立后,生活宽裕了,一次回国探亲时,母亲说你小姨家表妹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初中就开始住校,他们又要盖房子,开销很大,帮帮他们吧。我托母亲捎过去一笔钱,小姨很高兴,逢人就说,我外甥女惦记我呢。我想哪怕现在我能给她更多的钱,永远也比不上当年小姨寄给我的三十块钱,比不上那五张一块钱人民币的价值。

小姨排行最小,哥哥姐姐们都说她争强好胜,性格急躁,是他们凡事让着小妹,结果把她给惯坏了。因为小姨对我从来都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所以我没见过小姨发脾气。但是据母亲和三姨讲,小姨说话尖刻,得理不让人,像三姨父那样万人之上的人,回到家里却能被小姨气得直流眼泪,说不出话来。这些哥哥姐姐们谁也不敢惹她,谁惹她骂谁,只有母亲因为是长女,小姨敬畏她三分,不高兴也不敢骂,顶多怄气,不说话就是了。

小姨父工作努力,尽职尽责,因此在小学任教一段时间后,提拔到中学任校长,后来调到政府部门管财会。那时乡下家家大兴土木盖新房。小姨也坐不住了,筹划着翻盖房子。小姨虽然没工作,但是家里有不少耕地,她勤俭持家,吃苦耐劳,不知不觉已经攒下了一笔不小的积蓄,加上兄弟姐妹们的赞助,又跟大伯子借了一笔钱,足够盖房子了。不过考虑到姨父工作性质,为了避免让别人怀疑挪用公款,揩国家油,大家劝小姨暂缓一下,不要太招摇,等街坊邻居都住进新房之后再开工也不迟。

④大家劝小姨暂缓一下,不要太招摇,等街坊邻居都住进新房之后再开工也不迟。但是小姨是个急性子,雷厉风行,想好的事就是九头牛也拦不住。施工队很快就请来了,每天上午要干多少,下午要干多少,给每个人分派硬性任务,小姨是怕是怕施工队磨洋工,让姨父监工,不完成任务不给开饭。姨父自己也吃不着饭,对建筑工们又十分过意不去,只好陪着他们一起干,直到完成任务。因此据说施工队对小姨颇有微词,看在忠厚的姨父的面子上,才没说什么。母亲有时苦笑着提起这件事,她知道我和小姨的感情,不好多说,只是说:“唉,你小姨越来越厉害了。”她其实是想说小姨对人不应该太刻薄。

房子盖好后,果然有人告小姨父假公济私,上级派人调查,尽管没有查出什么,但为了避嫌,只好把小姨夫调离财政部门,回教育口当中学校长。对这件事,不知小姨是怎么想的,小姨可能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因为她又开始忙着攒钱还大伯子的债了。大伯子就是小姨夫的大哥,本来是外科医生,后来弃医从政,有权有势,是医科大学的校长,也是省级最大综合医院的院长,不缺那点儿钱,也没有跟亲弟弟催债的迹象。大家劝小姨都是自家人,不必忙着还钱,别把身体累坏了要紧。小姨执意不从,咬着牙忙里忙外,早出晚归,硬是攒够了一笔钱,还清了大哥的债,这才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现在两个表妹长大成人了,大表妹也在学校任教,小表妹聪明伶俐,中学打了六年球,直到高考的前一个星期还有人见她在球场看球呢,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大学就考上了。表妹有前途,我曾经和母亲商量是不是叫她来日本留学,母亲劝我慎重考虑,小姨是个烈性子,办好了,没问题;如果万一有什么闪失,就怕影响我和小姨的关系。不过后来小表妹还是去国外留学了,两个表妹都有出息了,我想小姨这下该松口气了吧,母亲说未必,你小姨是闲不住的人,没事儿干,倒难受呢。

前些天,母亲苦笑着说,听说你小姨父有“女朋友”了。我笑了:“听谁说的?”“还有谁,听你小姨说的呗。”“那是好事啊,证明我小姨父这把年纪还有人看得上呢。”“嗨,你小姨可不这么想。疑神疑鬼的,学校的女同事来了几条短信,就变成女朋友了。要是光看看你小姨父的手机,那还好说,就怕她火头上跑到学校闹事,那你小姨父这校长以后还怎么当啊。”

我倒是觉得就算小姨父的女朋友是真的,也不足为奇。此时此刻,他一定很需要一点心灵的慰藉,一点温情,而小姨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经历了生活的坎坷,岁月的磨砺,小姨再也不是那个往男生的鞋壳里灌沙子的淘气的小女孩儿了。(完)
[PR]
by dangao41 | 2012-04-15 15:22 | why | Comments(0)